百书楼 仙侠修真 万界轮回之旅 第三十四章 白逸风的抉择
    随即,白逸尘来到了三楼的一间厢房内,将与宋明镜、萧玄明合作的消息告诉了白问剑。

    白问剑听了,点点头道:“四成的利润虽然有点多,但如今为了在京城扩展生意,必须要有一个强力的靠山,这钱花得值。”

    他心中没说的是,等京城站稳了脚跟,更是可以把生意扩展到整个关内道。

    白逸尘点点头,道:“既然那边谈妥了,名剑坊的规模是该扩大一些,可以准备开设分店了。”

    白问剑道:“这些事情你跟李德才商量就是,毕竟今后你才是这里的主事之人。”

    白逸尘抱拳道:“这些事情还是长老有经验,一切还是您拿主意!”

    他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自己出些点子没问题,但毕竟没有实际经验,真要让他管名剑坊的事务,也做不好。况且,他目前的主要任务还是练武,不能因为这些事情耽误了修炼。

    白问剑神色满意的点点头,道:“既然如此,老头子我就再操点心,你下去吧!”

    旋即,白逸尘来到了周银铃的房间,只见她正在镜子面前化装。

    他走了过去,笑道:“铃儿,还生气呢?我都说了,她是我结拜二哥的妹妹,我是被逼得送了件见面礼!”

    周银铃娇声道:“哼,你跟她一见面,就送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都没送我一件珍贵的礼物!”

    白逸尘扶着她的肩膀,把她转过来,笑道:“那我现在送你一件贵重的礼物,做为我们的定情礼物,好不好?”

    周银铃道:“什么礼物?”

    白逸尘把腰间的青霜剑解了下来,道:“这把青霜剑是你的了!”

    周银铃眼中闪过错愕,江湖之中,没有一个剑客会轻易把自己的佩剑送出,因为佩剑就是剑客的第二生命。而且这把佩剑还是一把稀世名剑。她想了想,还是把剑递给白逸尘,道:“尘哥哥,这把剑太珍贵了,我不能要!”

    白逸尘笑道:“铃儿,其实在你送给我参王丹时,我就想把这剑送给你了。但那时它还不完全属于我。现在我爹已经把这把剑赏赐给我了。所以,现在我可以把它送给你了,你拿着吧,不许不要!”

    名剑青霜对他的武功剑法有不少的增幅作用,但对于他来说,周银铃的存在却比起一把名剑青霜要重要得太多。

    “那好,我就收下了。”

    周银铃眼中浮现感动,嫣然笑道,旋即她把腰间佩戴的宝剑解了下来,道:“尘哥哥,这是我奶奶传给我的碧水剑,现在我把它送给你,算是我们交换了定情信物!”

    旋即,周银铃躺在了白逸尘的怀里,脸上露出幸福的神色。

    过了一刻多钟,两人各自修炼去了。周伯乾的三个月之约,两人都还没忘。

    而此时,萧家,大厅。

    萧元芳道:“玄明,名剑坊的生意可以帮忙照看,但是你和宋明镜、白逸尘结拜的事情,万万不可张扬。陛下最忌讳的就是官员结党营私,与江湖势力勾结。明白了吗?”

    萧玄明道:“爹,孩儿明白!”

    旋即,萧青璇走了进来,笑道:“爹,我回来了!”

    萧元芳见了,顿时面色一沉,道:“女扮男装,成何体统,还整天舞刀弄剑,哪有一点淑女的样子,给我回去闭门思过。从今天,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你踏出这个家门一步!”

    “哼!”

    萧青璇怒气冲冲的走了。

    几乎同时,丞相宋世忠也得到了宋明镜与白逸尘合作的消息,同样也是告诫了一番。

    ……

    夜晚,长乐府。

    醉春楼,三楼的一个包间内。

    白逸风坐在窗边的位置,独自饮酒吃菜。

    片刻后,一个黑影从窗边一闪,出现在白逸风的对面,却是一个身着黑色紧身衣的俏丽女子。

    白逸风抬头看了女子一眼,冷冷道:“苗护法,你来做什么?”

    黑衣女子笑道:“白逸风,你还真以为白云龙对你父子情深,想要把家主之位传给你。以前是白逸尘不成器,所以他才会看重你。如今,白逸尘登上了龙虎榜第十,又在京城打开了局面。他这不是立刻派了大批人手给他,让他主持京城的名剑坊分店。”

    白逸风冷冷道:“如果你到这里来,只是想看我失意的样子,那你做到了,可以走了!”

    黑衣女子笑道:“白堂主,你觉得人家会有这么无聊吗?我这次来,是有教主的谕令!”

    白逸风冷冷道:“那你就说吧!”

    黑衣女子拿出了一个瓷瓶,道:“你把这包药分次给白云龙吃下,你放心,这药是慢性剧毒,只要每次服用不过量,根本察觉不出来!但只要他把整瓶药吃完了,即便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救不了他了。他一死,家主之位自然就是你的!”

    白逸风道:“裂天功霸道非常,修炼者寿元都不长久。虽然他突破了先天境界,但寿元最多也就一个甲子。他今年已经四十五,没有多少年可活了,何必杀他?”

    黑衣女子笑道:“白逸风,你心软了?你忘记你娘当初是怎么死的了?你忘了当年在教主面前发下的毒誓了?而且,这可是教主的命令,如果你敢违背教主命令,下场是什么,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你自己好好想清楚吧!”

    她说完,身影一闪,消失无踪。

    片刻后,白逸风拿着手中的瓷瓶,面色变得阴沉,眼中浮现冷芒,道:“白云龙,当年是你欠我们的,现在是到了该还的时候了!”

    而此时,白逸尘已经昏昏入睡,出现在梦中的练功房。

    他开始凝聚内力冲击阴跷脉。

    阴跷脉起于足跟内侧足少阴经的照海穴,通过内踝上行,沿大腿的内侧进入前阴部,沿躯干腹面上行,至胸部入于缺盆,上行于喉结旁足阳明经的人迎穴之前,到达鼻旁,连属眼内角,与足太阳、阳矫脉会合而上行。

    他首先凝聚内力冲击照海穴,当打通了四分之一的经脉后,经脉裂痕太多,内力岔道,挂掉了。

    旋即,白光浮现,白逸尘满状态复活,继续打通阴跷脉。

    上百次作死之后,他终于第一次打通了阴跷脉。

    然后,他继续尝试冲击阴跷脉,直到精神疲惫,意识才彻底沉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花香满园沈小峰  不如不遇倾城色苏小婉  一生何求小说秦菲雪  沈浩陈思思秦菲雪小说全文阅读  总裁独宠:宠妻宠翻天  独家迷恋  小僧开挂了  真火大道  第一大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