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仙侠修真 万界轮回之旅 第二十二章 江南钓叟
    这时,于成龙同样一掌拍出,一声龙吟响彻天际,金色的雄浑掌劲凝聚为一条金色神龙,冲向了陈震山轰出的雄浑掌力。

    轰的一声,澎湃的气浪激荡八方。

    旋即,两人再次身影一闪,跃至空中,连对了数掌,却都是难分高下,只有恐怖的气浪激荡不休。

    他们都是成名多年的地榜高手,实力相近,想要分出胜负却是没有那么容易。

    此时,白逸尘趁机催动裂天剑法,青霜剑的剑芒暴涨,猛烈进攻,不过三招,就斩断了眼前这名魔教一流高手的手中宝刀,划过了对方的颈部,将其击杀。

    随即,他正准备去帮周银玲,却只见她骤然斩出一道半月形的蓝色剑气,划过了一名与之对战的黑衣人颈部。

    鲜血飞溅,这名魔教一流高手顿时毙命!

    本来两名魔教的一流高手缠着周银玲是足够了,可他们到底受了蚀骨软筋散的影响,虽然降低的实力不多,却足以致命!

    此时,与周银玲对战的另外一名黑衣人,立刻催动了轻功,向远处急速逃离。

    白逸尘骤然挥剑,斩出了一道半月形的白色剑气紧接着又催动了无形剑指。

    黑衣人仓促避开白色剑气,却哪知又有一道无形剑气激射而至,从他的后颈洞穿了他的咽喉!

    此时,陈震山知道大势已去,只得朗声道:“全部撤退!”

    最后一名魔教一流高手立刻舍弃了李德才这个对手,施展轻功急速远去。

    其他与白家弟子激战的黑衣人也都迅速撤退。

    这时,陈震山深深的看了白逸尘一眼,道:“白逸尘,你害得本堂主折损了这么多高手,此仇必报!下一次再见,老夫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他说完,已经施展轻功,迅速消失远去。

    白逸尘笑了笑,不以为意,看向剩下那些被蚀骨软筋散迷倒的魔教高手。

    但是,下一瞬间,他们就纷纷嘴角流出黑血,显然是咬毒自尽了。

    他摇摇头,看向了李德才,道:“李管事,立刻将战死弟子的尸体火化,受伤弟子立刻进行治疗!”

    随即,三名死去弟子的尸体被路边火化。其他受伤的弟子也上了金疮药。

    这还是陈震山大意了,十几名二流高手直接被药倒了,只剩下埋伏的三四十名三流弓箭手。否则,这些白家弟子只怕要全军覆没了!

    旋即,白逸尘让所有人进食休息,

    半小时后,火化完毕,装好了骨灰,一行人便立刻上路。

    马车上,白逸尘首先运功恢复内力,然后便睡了过去。

    梦中,演武场,白逸尘再次与黑衣人交手。

    虽然他剑法入神,但黑衣人除了裂天剑法,其他神风腿法、游龙身法、无形剑指,每一门都已经是出神入化之境,因此,交手了三十余招,依旧落败身死。

    随即,白逸尘再次复活,与之交战。

    连续死了数十次后,白逸尘的游龙身法大有精进,又跑到了练功房。

    而进入练功房后,黑衣人便自动溃散为黑气消失。

    这一次,他准备打通冲脉。冲脉是五脏六腑十二经脉之海,五脏六腑都受它的气血濡养。

    其上行的一支,出于咽喉上部和后鼻道,向诸阳经渗灌精气。向下的一支,注入足少阴肾经的大络,从气冲部分出,沿大腿内侧下行,进入窝中,下行于小腿深部胫骨内侧,到足内踝之后的跟骨上缘而分出两支,与足少阴经并行,将精气灌注于足三阴经;向前行的分支,从内踝后的深部跟骨上缘处分出,沿着足背进入大趾间。

    这是一条十分重要的经脉,与足少阴、足阳明、任脉等共有十四处交会穴。

    白逸尘第一次尝试,才不过打通了四处穴道,就内力岔道,挂掉了。

    旋即,他满状态复活,再次尝试。

    随着一次次尝试,他打通的穴道也越来越多,接近成功贯通整条冲脉,但是经脉损伤似乎总是无法幸免。

    这是裂天功的缺陷,无法避免!

    也因此,白家常与四大世家之中的沈家联姻。因为沈家女子修炼的便是水行功法,可以辅助丈夫修炼。白逸尘的娘亲沈诗婉和奶奶沈秋霞便都是出身沈家。

    如今,白逸尘自然也可以借助周银铃修修复经脉。

    但他还是想要自己兼修一门水行功法,可以自己修复经脉。而且他总觉得这裂天功太过霸道酷烈,难以长寿,如果兼修一门水行功法,金水相生,或许可以延寿。

    ……

    第二日清晨,白逸尘醒来,经过问询,才知道马车已经过了延州,到了顺天府境内,正在往京城赶去。

    旁边,周银铃正在睡觉,感应到他的动静,也就醒来了,问道:“尘哥哥,我们到京城了吗?”

    白逸尘点点头,道:“不过,还没有到京城,我们不可以放松警惕。”

    “嗯!”

    周银玲应了声,打开了马车的小窗,看向外面,看到了一片树林草丛。

    旋即,她面色忽然一变,因此她在草丛中看到了一个隐藏的人,显露了半截脑袋。

    她立刻朗声道:“小心,有埋伏!”

    话音方落,道路左右两旁,两个黑衣身影骤然一闪,出现在了白逸尘等人前面。其中一人正是魔教关内堂堂主陈震山,另外一人是一名银发银须的老者,背后背着一根类似鱼竿的纤细铁杆,却面色红润,双眸炯炯有神,气势看起来十分强大,显然也是一位魔教高手。

    旋即,前面马车的白逸尘、周银玲,和后面马车的于成龙、李德才两人,一同出了马车,与两名魔教高手对峙。

    于成龙看着这银须老者背后的精铁鱼竿,眼中闪过忌惮神色。

    这时,陈震山看向了于成龙,道:“这位是江南钓叟韦金钩,地榜排名三十三,对付你不成问题。于兄要是识相,就和我一起到一旁观战,否则就休怪老夫手下无情!”

    李德才听了,不由面色一变,江南钓叟原本只是江南道某个小县的渔夫,在云泽湖打渔为生,后得遇到了一位重伤将死的绝顶高手,不仅将一身浑厚内力尽数传给他,还将一身武功绝学尽数传给了他。

    此人一跃成为了一名绝顶高手,却性情古怪,喜欢在湖边直钩钓鱼,因此被人称为江南钓叟。只是此人向来在江南道,不知为何来此,而且投靠了魔教!

    于成龙也是面色微变,旋即笑道:“没问题,我只负责拦住你,其他人的事,我就管不了!”

    陈震山神色一喜,然后看向了白逸尘,沉声道:“小子,我说过,我们还会再见面。你杀了我手下这么多高手,今天也该还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花香满园沈小峰  不如不遇倾城色苏小婉  一生何求小说秦菲雪  沈浩陈思思秦菲雪小说全文阅读  总裁独宠:宠妻宠翻天  独家迷恋  小僧开挂了  真火大道  第一大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