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仙侠修真 万界轮回之旅 第一章 序言
    深秋时节,长乐府的天气急剧转凉,寒风刺骨。

    长乐府是陇右道的治所,繁华热闹,街道上车水马龙,行人络绎不绝,却都换上了厚厚的皮毛大衣。

    醉春楼坐落在长乐府的东面,面积宽阔,是长乐府最有名的大酒楼,其主厨是长乐府第一名厨“金刀圣手”丁解牛,其拿手名菜山水八珍远近闻名,享誉长乐府。

    酒楼共分三层,一楼是普通宾客所在,二楼便是雅间,三楼是达官显贵才能进入的贵宾包间。

    酒楼饭菜的价格按照楼层步步提升,既能凸显达官显贵的尊贵身份,又照顾到了普通地主商人的钱袋,因而雅俗共赏,生意兴隆,不仅达官显贵会优先选择在此用膳,即便是普通的地主商人也愿意花上一二两银子在一楼享受美食。

    而随着醉春楼的名声扩大,也吸引来了大批江湖豪侠,生意越发兴隆!

    此时,忽然有一名穿着单薄青衣,身背宝剑的靓丽少女走入醉春楼。

    青衣少女约莫十五六岁左右,神色清冷,悄然打量了一楼内的所有宾客一眼,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将宝剑解下,放在了桌面。

    这时,肩膀上挂着一条白色抹布的年轻伙计匆忙而来,满脸笑容道:“小姐,您要点什么?”

    青衣少女将一块碎银放在桌面,道:“小二,给我弄几个拿手小菜来!”

    “好嘞!”

    小二笑着道,接过碎银,又把桌子擦了一遍才走开。

    不少男人的目光被青衣少女的靓丽容颜所吸引,但是注意到少女桌上的宝剑,却是没有人敢不识趣的上前搭讪。有些江湖中人更是从少女单薄的衣服推测出对方内力修为深厚,也只有内力护体,才能不畏寒冷。

    而且江湖险恶,对女人尤其残酷凶险,敢在江湖中行走的女人就必然有一身不俗的武功,自信足以护持己身。

    因此,越是漂亮的女人,往往越是不好惹,因为如果没有一身过硬的强悍武功和身份背景,她们根本无法抵御那些心生觊觎的淫贼。

    片刻后,一名白色锦衣,丰神如玉的俊朗公子带着一个身着白色劲装的年轻随从进入了醉春楼内。

    白衣公子锦衣玉带,腰间还佩戴着一块珍稀无比的极品羊脂玉佩,显然身份尊贵。而他身边年轻随从腰间佩剑,双眸炯炯有神,显然内力不俗,能够有这般武林高手充当随从护卫,身份自然非同一般。

    也因此,白衣公子主仆刚踏入酒楼内,几桌有武功在身的江湖豪杰都抬头看了过来,然后便低头吃饭。在江湖中行走,最重要的不是武功,而是眼力见,如果没有好的眼力,若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物,随时都可能身首异处。而这位白衣公子显然就是不能招惹的人物!

    而掌柜的是一名留着长须的五旬老者,看到白衣公子过来,迅速过来相迎,神色恭谦道:“二少爷,您的雅间还给留着,您请!”

    白衣公子点点头,正准备上楼,然而转身的瞬间,不经意间的瞄到了窗边位置的青衣少女,顿时嘴角微扬,停下了脚步。

    旁边,年轻随从顿时神色戒备,道:“少爷,可是周围有什么可疑之人?”

    白衣公子笑了笑,道:“阿武,今天我们就在一楼用膳了。”

    随从阿武愣了愣,道:“少爷,您可是从来不在一楼用膳的啊?而且这里鱼龙混杂,可能会有危险!”

    白衣公子笑了笑,道:“这长乐府是我白家的地盘,谁敢在这里伤我?正好我们从来没有在一楼吃过饭,今天就体验一下!”

    旋即,他走了过去,旁若无人的坐在青衣少女对面,笑道:“在下白逸尘,请问姑娘芳名?”

    青衣少女握住了桌上长剑的剑柄,冷冷道:“滚!”

    白逸尘笑了笑,不以为意道:“出门在外,多交一个朋友也是好事,姑娘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看姑娘的样子,应该是刚来长乐府。不如这样,今天白某做东,请姑娘喝一杯,顺便聊一聊这长乐府的名山胜景!”

    “锵!”

    青衣少女摆放桌前的长剑骤然出鞘,雪亮的剑锋架在了白逸尘的颈部,神色冰冷的凝视着他。

    白逸尘笑了笑,骤然屈指一弹,将颈部雪亮剑锋弹开,然后起身道:“姑娘既然精通剑法,不如我们比试一番,只要姑娘赢了,在下立刻离开,绝不纠缠。假如本公子侥幸赢得一招半式,那我们就一起去楼上的贵宾间吃顿饭,如何?”

    “既然你想找死,本姑娘成全你!”

    青衣少女冷哼一声,手中骤然长剑一挥,急速划向了他的颈部。

    白逸尘双脚不动,身体骤然后倾,避开了这凌厉一剑,然而青衣少女的剑锋一转,再次一剑刺向了他的咽喉。

    然而,白逸尘的身法犹如灵活矫健的游龙一般,身体一侧,再次避开了青衣少女的凌厉一刺。

    青衣少女眸光浮现冰冷寒芒,短短片刻间,急速斩出了七剑,却都被白逸尘灵活闪避,不时还会以剑指还击。

    两人的打斗吓得旁边数桌的客人急忙跑开,却都没有走远,而是在旁围观。长乐府是西北武林的中心,往来江湖豪杰不少,打斗厮杀是常有的事情。此地百姓也早就习惯了,只要不殃及他们,反而会围观看热闹,用来当做茶前饭后的谈资。

    小二看到打起来,赶紧跑到柜台,问道:“掌柜的,怎么办?”

    掌柜瞪了他一眼,道:“二少爷的事,你敢管?”

    醉春楼这么大的产业能维持下来,自然背景不俗,敢在这里闹事的寻常江湖武人早就被酒楼护卫扔出去了。但白逸尘却不同,因为白家正是醉春楼的东家,谁敢管他?

    小二顿时不说话了,只是心中暗自为那位清纯靓丽的青衣少女叹息!在长乐府,只要白二少爷看上的女人,还没有能够脱身的。

    随即,两人的激烈交手终于波及了旁边,一张八仙桌被青衣少女斩裂为两半,饭菜洒了一地。

    旁边围观的客人顿时神色慌张的跑出了酒楼。

    这时,青衣少女却忽然停手,瞥向了逃离的人群中,只见一个红脸汉子健步如飞,脚步却极为轻盈,脚跟不着地,显然是轻功不俗。此人迅速越过人群,往街道逃去。

    “花蝴蝶,休跑!”

    青衣少女娇叱一声,施展轻功,骤然从窗户跃出,在街道上急速追赶那逃跑的红脸汉子。

    那红脸汉子闻声,更是神色慌张,头也不回,匆忙窜进了人群。

    旋即,白逸尘也是施展轻功,纵身一跃,跳出窗外,在街道上空急速追赶,几个呼吸,便一闪落到了青衣少女身前,笑道:“姑娘,我们的赌约还未完成,你就去追别的汉子,实在令人伤心!”

    旁边顿时响起了一阵轰笑声。

    青衣少女大怒,却也顾不得计较,想要越过他追赶红脸汉子,却被挡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红脸汉子迅速消失在视线内。

    “你这小淫贼不仅协助采花大盗花蝴蝶逃跑,还满嘴污言秽语,必然也不是什么好人,今天我就杀了你这小淫贼,为民除害!”

    青衣少女说完,手中长剑骤然绽放一层白色剑芒,以比方才快出近倍的速度斩向了白衣公子。

    白衣公子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顿时加强催动内力,身法变得更快,却是不停闪避锋芒,再不敢以剑指反击。

    因为便是再寻常的剑器附上了这层剑芒,都会变得锋锐无比,削铁如泥,非是血肉之躯可挡!

    不过,这天下习武练剑之人多不胜数,但能够使得出这一手剑芒功夫的却必然是江湖上的成名剑手。这个少女年纪轻轻竟然使得出来,莫非是哪个大派的真传弟子?

    白逸尘想到这里,心里多了一份慎重。

    就在这时,随从阿武已经赶来了,将腰间宝剑抛出,道:“二少爷接剑!”

    白逸尘顿时神色一喜,身影一闪,跃至空中接剑,同样以浑厚内力催生一层白色剑芒,与青衣少女交手起来!

    他的剑法与青衣少女截然不同,剑法凌厉,锐气十足,双剑交击数次,青衣少女手中长剑险些脱手而出,不过片刻就落入了下风,险象环生。

    就在这时,围观人群之中,一名身着青色道袍的中年道人忽然屈指弹出了一个铜板,急速命中了白逸尘的长剑。

    当的一声!

    白逸尘只觉虎口一震,手中长剑顿时脱手而出。

    青衣少女趁机一掌拍中他的胸口。

    白逸尘吐血飞出,倒在了地上。

    这时,一个白衣翩翩,丰神俊朗的青年公子从人群之中走了过来,扶起白逸尘,道:“二弟,你怎么样了?”

    白逸尘瞥了他一眼,道:“我……”

    只说了一个字,他就闭上了双眼,失去了气息。

    白衣公子探了探他的鼻息,顿时面色一变,看向了青衣少女,沉声道:“好狠的女子,我三弟只是与你比剑,你却下此毒手,将他的心脉震断!”

    旁边,随从阿武听了,顿时捡起地上长剑,攻向了青衣少女。不过,他的剑法差了青衣少女许多,几招就被击败,摔倒在地上。

    这时,青衣少女哼道:“本姑娘只是轻轻拍了他一掌,他的死不关我的事!”

    “还想狡辩,你轻轻一掌岂能震断我二弟的心脉?今天不管你是什么来历,杀我二弟,必须偿命!”

    白衣公子说完,拔出了腰间佩剑,催生寸许白色剑芒,急速攻向了青衣少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吾道仙途  楚凡云珏  总裁的替嫁小妻乔陌漓  我是修仙金手指  西游之儒道至尊  神级宝箱系统  仙界养猪人  浮世王  小兔叽的报恩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