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域是去不了了。
    而禺侍的情况,又让文仲揪心不已。
    指挥着罗罗飞离界城后,在文仲的一指之下,罗罗载着文仲和禺侍,来到了离界城近万里之外的渊堑边缘。
    一座高达三千仞的大山,像是被刀切一样,座落于渊堑边缘。
    切面一边,乃是渊堑。
    南边,是连绵大山,幅员万里,与冤落国相接。
    而西边,则与文国相连。
    此处乃是巴余国的苍丘。
    巴余国位于文国之东北部,属于人世凡尘中数百国家中第二梯队的国家。
    从名字上就能看出。
    单字之国,仅文国一国。
    文国属于金字塔顶端的国家,所以以姓为国,更是这片人世凡尘最强的国家,也被所有国家尊从为文氏帝国。
    而这第二梯队的国家。
    就如这巴余国、冤落国、木立国等国。
    这些国家,以两个字为名,以文国为尊。
    再往下,就是属国,也就是三梯队的国家。
    国家名字当中,得加一个王字。
    就比如伏吉王国这类的名字,也被世人说成王国。
    再之下。
    就是不再叫国了,而是被称之为邦了。
    比如文国西部边缘区域一带,以及再西南一带。
    在那边,基本都叫邦了。
    邦的地位最低,所以所统治的区域,也是最艰苦也最是没有前途之地。
    而且邦所在之地。
    更是有着野兽无数,大山大泽无数。
    百姓生活极为艰苦。
    这个世界,是一个等级森严的世界。
    不管你是处于江湖之上,还是属于凡尘世间,一切都是如此的等级森严。
    王国的国民比不得二字国的国民,而这二字国的国民,自然是比不得单字国的文国国民。
    不管是地位也好,还是食物供给也罢,更或者是读书人等一切的。
    所有国家的人,都向往着去往文国。
    哪怕成为文国的流浪者,也好过在自己国家受苦受穷。
    而且。
    各国之间也有协议。
    所有国家,都得给文国纳贡。
    不管你是二字国也好,还是王国也罢,更或者是邦,都得向文国纳贡。
    当然。
    这贡有多有少。
    而所有的贡品、物、钱等,皆是用来建设界城,以及守军之用,这也使得人世凡尘所有的国家,为何尊文国为首了。
    ......
    数千仞高峰上的文仲,抱着禺侍,望着渊堑对面,心情低落。
    罗罗也是无精打采的模样,趴在一边,静望着渊堑对面那茫茫无际的灰暗。
    至于禺侍。
    此时已然没了生息。
    身体的温度,也开始下降。
    文仲没有办法,救不回禺侍,也帮不了禺侍。
    什么死无葬身之地,也要把禺侍送到对面去。
    那只不过是一句豪言罢了。
    可在重重困难面前,豪言那也只能是一句无用的话,用来宽慰禺侍的话罢了,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山风呼啸。
    冷气吹袭。
    这些外力,更是加剧了文仲心情低落的下沉,同样加速了禺侍身体温度的流失。
    抱着禺侍的文仲,遥望着渊堑对面,嚷嚷自语,“禺侍,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帮你做到。相信我,我一定带你回你的家乡。”
    “以前,你跟我说你的家乡有多么美好,我或许理解不了,也无法理解。但现在,我能理解了。你和我一样,都是苦命的人。没有家,也没有落脚之地,甚至还要被世人所唾弃,被世人的攻杀。这里的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也不是你想要的。”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也理解不了这个世界。可即然来到了这里,我们就要抗争,强大自己,让别人知道,我们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
    “十多年的陪伴,你是我的朋友,我会完成我曾经许下的诺言。不管你是生,还是死,我都会带着你回到你的家乡。因为,我也想回到我自己的家乡去。”
    文仲的嚷嚷自语。
    并没有唤醒已经生命消逝的禺侍。
    到是引起了罗罗的好奇。
    正当文仲说起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之后,罗罗就斜着它的大脑袋,望向文仲,眼睛里透着不知所以。
    罗罗非人,而是羽类。
    论聪明程度,虽还未成年,但也像是个孩童,甚至都接近成人一般的灵智了。
    依着罗罗的成长速度。
    或许不用百年。
    罗罗都有可能会化形,成为一个人形的罗罗。
    罗罗的不明所以,并没有引起文仲的自醒,依然坐在那儿嚷嚷自语。
    时过几个时辰。
    东边的太阳,都已是冉冉升起,骄阳似火。
    给这座苍丘的山峰带来了些许的温暖。
    就在此时。
    本已冰凉的禺侍,眉头却是突然动了一下。
    可文仲依然不见,望着渊堑方向,像是禺侍的离去,让他伤心过度,而导致无神无助了。
    随着时间推移。
    文仲怀中的禺侍。
    开始出现了异变。
    而这种异变,最先开始的,乃是禺侍的身体,渐渐膨胀变大。
    随后。
    禺侍的身体开始长出诸多的毛发出来。
    本来只有脑袋为五彩斑斓之色。
    在忽然之间,禺侍身体上长出来的毛发,也开始逐渐显现五彩斑斓之色来。
    “罗罗...”
    趴在一边的罗罗注意到了这些,出声示警。
    无神当中的文仲,见罗罗出声示警,这才回过神来。
    可随着他这一回神。
    顿时大惊,“禺侍!禺侍!”
    文仲的大惊之下,摇晃着怀中渐大的禺侍,紧张不已。
    可此时的禺侍,双眼依然紧闭。
    又一刻钟后。
    原本只是一个大汉的禺侍,在一刻钟后,从一个大汉的形态,膨胀到了一丈多长,且身体巨壮的模样来。
    文仲有些傻眼了。
    “这...禺侍不是化形了吗?难道受了那老道的一竹笛之后,禺侍没有死,只不过是把他从化形打成了原始的状态?”文仲不理解禺侍突然间的变化。
    又一刻钟。
    禺侍的身体这才停止膨胀变大。
    而此时躺在山峰之上的禺侍,与着化形之前的禺侍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
    就连毛发,状态等,均与以往一样。
    甚至,就连背胸之上透穿而过的伤口,也是消然不见。
    禺侍的变化太快,快到文仲都以为见到鬼了一般。
    至少。
    这样的情况,文仲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刚成凶兽,有人在我山头建宗门  仙途妖路守经人  无敌的我以为自己是凡人  我在异界建阴司  在神话世界当小说家  我资质平平  亡主  楚云杨雪莉  星天仙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