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宅书屋 其他小说 人类安可 第21章复活节愚人节和春天
    你意识到那其实是一种不着痕迹的,没有攻击性的,本质上是自我保护的聪明。
    女特务不会不知道自己没有下厨的天分,做饭很难吃。此前你也屡次提出要由你来做饭,但都被她以各种理由回绝。仔细想来,这算是在提防着你。
    你们相识不过两个月,她还没有彻底了解你,所以才会坚持自己煮饭——如果你有什么坏心思的话,在饭菜里动些手脚是轻而易举的。
    她可以是在篝火前跳舞的女孩,也可以是在屋里偷吃薯片的笨蛋。但人不是片面的、脸谱化的个体,人性永远都是复杂的。在你不曾看见的时候,她是黑客界赫赫有名的新星,练就了堪比跆拳道黑带的搏击技巧,靠自己一个人建立了整个避难所,也能够自己一个人熟练地杀牛宰牛。女特务是聪明的,善于保护自己的人——甚至是太过于擅长自我保护,很多细节她都做得不着痕迹,使你不会产生被冒犯的感觉。起初的一个月,她总和你在两头工作,现在想来,都是有原因的。但在逐渐对你有了了解以后,她开始尝试着接纳你,愿意吃你做的饭,便是往前迈了一大步。
    从开始到现在,你都不曾意识到你俩性别的差异会给女特务带来这么多的困扰。你为她逐渐接纳你感动,也决定还以同等的尊重,打算更有意识地和她保持距离。
    之后的几天,雨下得小了些,寒潮仍未退去。你便趁着空闲将自己的住处里里外外修理了一遍,重新搬回去住,和以前稍有不同的是,女特务不再锁门,你可以自由出入她的房间——仅限一楼,负责每日的三餐。
    到了三月下旬,寒潮退去,春耕的时间也就到了。这一日,你扛了工兵铲,准备开启自己的种植大业,却被女特务拦了下来。
    “按照惯例,今天是复活节。”
    你想起除夕夜和她勾手指的约定,叹了口气,搁置了手头的工作,回到村子里,和她一起做复活节的准备:你们从仓库里找了道具,把女特务的屋子用彩带装饰了一通,又煮了一筐鸡蛋,用彩笔在上面画画。女特务出了趟门,说要把牧羊的雪莉和星期天叫回来过节,你便在家里烤羊肉。
    到得下午时分,女特务方才回来,她穿着猎装,灰头土脸的,双手背在身后:
    “当当!猜猜我抓到了什么?”
    她把手伸出来,手上拎着一只野兔。
    “喔,”你扬扬眉头:“真好啊,这只兔子还挺肥的,肉质应该不错……”
    女特务迅速将兔子藏回身后,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你:
    “你怎么可以吃兔子?这是用来过节的玩具!复活节兔子,知道吗?之后还要放生的……况且,兔子那么可爱,你舍得吃吗?”
    你沉默了一阵,突然问:
    “你能吃辣吗?”
    女特务沉默了一阵。
    “还行。”
    “川府有几道很出名的小吃,叫做麻辣兔头,还有辣子兔丁,手撕兔肉……”
    女特务慢慢别过头去,藏在身后的手很不争气地递了出来。你暗笑一声,接过兔子,又被女特务夺了回来。
    “不行,不用你杀,让我自己来处理这只兔子吧……”
    “……谁杀都一样吧?”
    “要我自己来才行,它是我抓到的,我要负责,这是我和它的荣耀。”
    你看着女特务走进里屋,挠了挠头。这个人总是在奇怪的地方神神道道的,看待生命的方式似乎也和寻常人不一样。你看看趴在旁边打呵欠的那只白藏狼,一时间想起了《幽灵公主》里的珊,人和自然真的能和谐共处吗?你想。
    那天晚上,你们就在家门口举办了一场小小的烧烤派对。但是因为用来装饰的复活节蛋做了太多,接下来的一周你们的早餐都是白煮蛋。
    第二天早晨,你照例在起床后洗了个热水澡。自从那次发烧后,你更加注意身体清洁,早晚都会各洗一次澡。
    但这次,你刚把头上的洗发水打出泡沫,便听见门外传来女特务焦急的喊声。
    “张思睿!快跑!避难所要爆炸了!”
    你猛地一惊,本能地夺门而出,却脚下一滑,四仰八叉地摔在地上,耳边又传来女特务快要断气的笑声。你抬起头,发现她手里举着手机,显然正在录像。你意识到自己没穿衣服,急忙拿起地上的拖鞋往她身上丢,叫她别拍了,女特务灵活地闪躲着你的拖鞋,笑得更开心了。
    “今天是四月一日,愚人节快乐!张思睿!哈哈哈……”
    你恼羞成怒,没有理她的意思,爬进浴室冲净身上的泡沫。但女特务却没有放过你的意思,吃完早餐后,她扛着锄头跟你一道往山上走。你问她干嘛去,她说今天是春耕的日子,你说你自己一个人就能搞定,她说她偏不。
    ——她盯上你了。她要在你种水稻的时候,时不时来上一句“张思睿你鞋带掉啦”,“张思睿你脖子上有虫子”,“张思睿天上有飞机”……她根本没有在正经干活,满脑子都是那些小孩子才会用的整蛊方法。
    你度过了非常艰难的一天。种植水稻比你想象中要来得辛苦,到了下午,你已经腰酸背痛。回到家里,还要立刻着手准备晚饭。女特务呢,则以给你打下手的名义混进厨房里浑水摸鱼,刚炸出来的鸡块还没上桌就让她吃了一半。
    你度过了非常郁闷的一天。看着女特务坐在对桌满脸挣扎地一边计算着卡路里一边吃着蔬菜一边盯着你盘子里没吃完的鸡块,你突然感到非常疲惫,把盘子推到她面前。
    女特务默默拿起一块,说她明天一定不吃饭了。你说哦,然后想这个女人高兴起来连自己都骗。
    天色渐阴,春雷乍响。她吃着吃着,忽然问你怎么了。你抬着头,看向窗外,突然问:
    “你家的牛会抽烟吗?”
    “啊?”女特务愣了愣:“不会啊。”
    “哦。”你说:“那就是你家牛棚着火了。”
    女特务眨眨眼睛,说:“我不会上当的。”
    “是真的。”你说。
    然后你俩沉默了一阵,不约而同地夺门而出,跑到村脚端起一盆盆水去抢救被春雷劈着了火的牛棚。
    牛棚顶是干茅草,火势越烧越旺,你俩手里的面盆只是杯水车薪。女特务说她去接个水管过来,往村里头跑,你继续朝火里泼水,防止火势蔓延到村庄里。待到女特务拖着长且重的一大团消防水管跑过来时,天上突然下起淅淅沥沥的雨来。
    火不一会儿就灭了。你俩意识到这是白忙活了一场,两个人都累得够呛,你直接瘫坐在满是泥泞的地上,女特务擦了擦脸颊,白净的脸上被拖出一道脏脏的泥印。
    她看着你,突然笑起来。起初是“咯咯”地小声笑着,后来越发控制不住,也跟着你一块坐到地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呆住了,看着她,旋即忍不住跟着笑出声来。两个人像猪崽一样在泥地中互相丢着泥巴,翻滚起来。
    春天到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这个人仙太过正派  签到末武大军阀  人类安可  随身带个遥控器  黎明吃鸡  农门福妃有点辣  洋场女大佬  救了遇到痴汉的S级美少女才发现是邻座的青梅竹马  Unnamed Memory 无名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