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都市小说 歌手中的泥石流 24.冻死个球
    下午两节课后,就已经没课了。剩下的时间自习也好,去打球也好,没人管,只要不在放学时间之前离开学校就行。

    当然也不能在学校角落的厕所里做什么羞羞的事情。

    去年就有那么一次,都已经放学一个多小时了,一对小情侣跑到了操场角落的厕所里,你侬我侬,做着羞羞的事情。

    然后被不知道正好躲在哪个角落的教导处老师给看到了,追过去给抓了个正着。

    也不知道男生当时有没有被吓的变成一个弟弟,反正两人都被学校开除了。

    这件事被朱还、张月明等吃瓜群众所津津乐道,就差拿个惊堂木在讲台上来个“下回分说”。

    搞得他们像是在现场似的。

    于跃当时在向戴高兴吐槽一番之后,戴高兴默默地说了一句:“我有望远镜啊。”

    哈?

    于跃立刻把自己的课桌端放在戴高兴的面前,把椅子放好,坐在他的对面,从书包里掏出一瓶八二年的雪碧和两个纸杯,然后倒满。

    然后又从书包里掏出一包花生米、两袋泡椒凤爪外加两双筷子。

    来来来,你有故事我有酒,咱们都是好朋友。

    “那对情侣被抓那天,我的望远镜好像被朱还拿到张月明宿舍了。”

    “嗯,然后呢,你继续说。”

    “然后,我就发现这两个人变得更猥琐了。”

    “说重点!”

    “什么重点?”戴高兴疑惑道。

    “你们看到了什么?”

    “我哪知道他们看到了什么?我又没看到那对情侣!”

    于跃:……

    于跃默默地站起来,将杯子里的雪碧倒回了瓶子里,然后将雪碧、花生和凤爪都塞回了书包里。

    戴高兴:……

    你至于吗?

    那天下课铃声响起后,于跃去上厕所。

    戴高兴偷偷打开于跃的书包。

    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除了空气,连个屁都没有。

    不要说零食了,就连一本书一支笔都见不着。

    戴高兴不甘心的又翻了翻于跃的抽屉,也没找到刚才于跃拿出的零食。

    从此,这成了戴高兴心里的一个谜。

    ……

    又到了下午自习的时间。

    篮球场上人很多,打的是四对四的半场篮球。场上的人是轮换着来的,打到规定的比分,输的下,换下一队上。

    虽然很多人不是一个班的,甚至不是一个年级的,但是经常一起玩,打着打着就混熟了。

    于跃这队输了之后,他就打算去给大伙买点饮料。

    “我去买点饮料,你们喝啥?”

    于跃喊了一嗓子,除了一两声的“随便”传来,其他人基本没什么声音。

    场上的人都忙着打球,能不能听到还是个问题。

    另外有些人听到了也装没听到了。

    他们跟于跃并不是很熟,万一于跃买饮料根本没算上他,自己做了应声虫,不就尴尬了。

    于跃在小店挑挑拣拣的拿了十几瓶饮料,瓶装罐装的都有,然后拎着两塑料袋的饮料就往球场方向去了。

    半路上,有人轻轻拍了于跃的肩膀。

    回头看去,一个不认识的姑娘。

    关键还挺漂亮。

    太肤浅了!

    于跃暗暗鄙视了自己。

    我于跃这么高大上的人,第一个关注点竟然是相貌!

    不应该先关注一下气质吗?

    然而于跃的内心告诉他,作为一个颜控,老子关注点就是相貌!

    要么长相要么去死,于跃你选吧。

    看着姑娘笑颜如花,于跃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人。

    唯独心脏有点不争气,跳的比较厉害,从未有过的剧烈跳动。

    宛如得了心脏病。

    于跃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问道:“姑娘,你认错人了吧?”

    “我是高一(13)班的陆小燃,能不能跟你认识一下,于跃学长。”

    说完,陆小燃还补充了一句:“你有没有觉得我眼熟?”

    陆小燃将双手背在身后,双脚不时的踮起,用期盼的眼神看着于跃。

    于跃干脆把装饮料的袋子往地上一放,盯着陆小燃看了一会儿。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

    我很确定没见过这个姑娘呀……

    难道我以前做过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然后酒后失忆?

    不对,我也不喝酒呀。

    而且她眼神也不像是仇视自己的感觉。

    嗯……

    应该不是在仇视我吧。

    于跃脑补着两人的爱恨情仇。

    在一个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

    标准开局。

    已经喝的半醉半醒的少男少女,情窦初开,一见钟情。

    干柴烈火。

    不可描述……

    想着想着,于跃血气上涌。

    刚刚他才打过篮球,头上全是汗水,现在脸部的温度急剧升高,头顶忽然就冒出了一缕青烟,袅袅升起。

    陆小燃:Σ(っ°Д°;)っ

    “学长……你冒烟了……”

    于跃:……

    你冒烟了……

    冒烟了……

    果然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这就开始诅咒我了!

    看着陆小燃依然满脸微笑,于跃感到一阵颤抖。

    果然,女孩子什么的都是怪物!

    这笑里藏刀的境界,无敌了!

    还有,同样是小说里的角色,为什么你就可以发表情?

    “对不起!”于跃郑重地向陆小燃鞠了一躬,提起袋子就要走。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陆小燃:???

    什么情况?

    为什么向我道歉?

    学长,你有毒吧!偶像剧不是这样演的!

    “于跃学长,你是真的没感觉我眼熟?”

    陆小燃这么一问,于跃就感觉事情可能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于跃停下脚步,试探性的问道。

    陆小燃笑着点了点头。

    于跃更加迷糊了。

    要不……在梦里?在梦里见过你?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于跃差点就唱了出来。

    不会是这丫头梦里梦到我对她做了什么,然后找上门了吧!

    “姑娘,那只是梦!”于跃脱口而出。

    陆小燃:???

    “要不……肯定是你认错人了!”

    “学长你别搞了,我都知道你名字叫于跃,怎么可能是认错人?”

    于跃一想,也是。

    我这猪脑子。

    “咦,那是在哪呢?在学校某个地方我们邂逅过?”

    于跃看了看陆小燃的表情,立刻说道:“那是不可能的。”

    按理说,长得挺漂亮的一个姑娘,我要是见过,绝对不会想不起来的。

    然而现在根本不认识!

    这不科学!

    不管了。

    “我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你了!”

    于跃回答的理直气壮,他觉得这妹子是来碰瓷的。

    你要敢躺在地上讹我,我就敢打报警电话!

    “学长,之前你有没有收到一个信封?”

    于跃:……

    怎么忘了这茬。

    不过一想,也不对呀。我当时也没看见你人呀!

    “我知道了……”于跃忽然反应过来:“酒吧!民谣大赛!”

    想到是在民谣大赛上,于跃都不想说话了。

    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原来是民谣大赛……

    妹子,那天酒吧为了营造气氛,灯光都打在舞台上,台下光线那么暗,我哪知道你站在哪个犄角旮旯?

    而且酒吧台下的人有那么多,我能看到你才有鬼。

    你可长点心啊!

    陆小燃以为于跃想起了她,心情美美哒。

    “学长,你的歌都很好听,我很喜欢。”

    咳咳……

    遇到粉丝了。

    “我也觉得挺好听的,不然也不会抄……唱的。那个……嗯……”

    第一次在生活中遇到自己的粉丝,于跃有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谁顶得住啊!

    关键时刻,于跃灵机一动。

    “你要不要喝饮料?”

    我可真是个机灵鬼,要不气氛就尴尬了。

    陆小燃点点头,挑了一瓶橙汁,也不见她打开。

    于跃:……

    啊喂!你倒是喝一口缓解一下气氛啊!

    见姑娘没有喝水或者主动开口的想法,于跃只能硬着头皮问道:“要不……一起去球场打球?”

    说完之后于跃就后悔了,把她带到篮球场,不是更尴尬?

    别人问起来她是谁,我该怎么回答?

    我是该回答,这是你们的嫂子呢?

    还是该回答,这是你们的嫂子?

    还是回答,这是你们的嫂子?

    我于跃堂堂七尺男儿,岂会占人家学妹的便宜?

    简直有辱斯文!

    朱还你人呢?关键的时候怎么就不出现了?还不快来拜见嫂子?

    “不去打球了,我还要回教室写作业。”陆小燃目的已经达到,心里已经很开心了:“学长,下次有机会,咱们再一起打球吧。”

    她原本就不是刻意来找于跃的,只是路上碰巧遇到。

    心血来潮之下,陆小燃从后面追了上去。

    没想到除了这个学长比预料中的逗比一些之外,其他还挺顺利。

    她最怕的情况是,于跃会像偶像剧里演的那样,“男神”恃才傲物,根本不鸟她。

    现在看来,这位于跃学长,还挺有趣的。

    想到于跃一脸尴尬的表情,陆小燃心里直乐。

    不让你尴尬点,你哪能记得我陆小燃的音容笑貌!

    啊呸!是美好的形象。

    于跃目送陆小燃离开,平静的面庞之下心潮澎湃。

    哈哈哈哈!老子有粉丝了!

    有木有!

    有木有!

    有木有班上的同学看到这一幕???

    朱还你人呢?

    刚才就说你了!

    还有戴高兴呢?

    张月明呢?

    再不济米奕甜也行啊!

    关键的时候你们咋就不在了?

    尤其是朱还!

    你不是我忠实的战友兼同桌吗?

    你对得起朕吗?

    你咋就不在这时候躲在角落里看到这一幕呢?

    然后酸溜溜地替朕在班上大肆宣传一番。

    朕的剧本都给你写好了!

    你竟然没出现!

    你良心不会痛吗?

    于跃慢悠悠地来到球场,正好看到刚走到球场的朱还,气愤之下,拿出一瓶可乐就砸了过去。

    顺带着骂了一句:“喝不死你个孙子!”

    朱还:???

    什么情况?

    我这球还没开始打,就有可乐喝?

    发福利环节?

    唯独没去考虑,于跃为什么砸他。

    嗯……

    反正于跃这孙子,脑子一直有问题。

    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也就不稀奇了。

    将饮料分给球场上一起打球的朋友们之后,于跃收获了一堆的感谢。

    然后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坐在一旁想着心事。

    这姑娘如果要倒追我,我该怎么办?

    我是从了呢?

    还是从了呢?

    还是表现的很犹豫,然后从了呢?

    真惆怅。

    再怎么说,也得假装一下矜持。

    想到这,于跃豁然开朗。

    抬头看了看这帮追着一个破球跑来跑去,还不亦乐乎的渣渣们,于跃叹了口气。

    你们又怎么能够感受到我内心的痛苦和挣扎?

    活该你们只会玩球。

    全然不记得了,二十分钟前,他也是这群渣渣中的一员。

    而且还玩的不亦乐乎。

    正当大家玩的高兴的时候,天色忽然阴沉下来。

    一阵大风吹过,吹的整个球场上的牲口们直哆嗦。

    这才三月底,天气还是很冷的,众人打篮球都脱了外套,又汗流浃背,这一阵凉风吹过,那叫一个酸爽。这群牲口们赶紧找来各自的外套,穿了起来。

    于跃却是看得心里一阵乐,冻死你们这帮孙子。

    然而,片刻之后,风不但没停,还更加的大了,呼呼地吹个不停。

    众人鸟兽散,连于跃自己都冻得直抖,赶紧裹着外套往教学楼跑。

    妈耶,要变天了,冻死个人。

    跑到教学楼附近,于跃听到楼上有人在拉窗户,接着就传来一个声音。

    “学长,慢点跑,别摔着。”

    随之而来的是几个姑娘的笑声。

    于跃抬头一看,这不是陆小燃同学吗?

    原来她们班是这栋楼的三楼啊。

    这回连踩点都不用了。

    于跃很淡定的停下了脚步,整理了一下衣领,慢悠悠地走向自己班级的所在那栋楼。

    忽然就感觉不冷了。

    直到进了教学楼,确定了陆小燃和她的同学看不到自己,于跃才冷得缩成了一个球。

    然后滚回了教室。

    妈耶,冻死个球。

    回到教室,窗外的风已经开始鬼哭狼嚎。

    这鬼天气,说降温就降温。

    于跃也没心思干别的事了,只是无聊地看着窗外,看着迎风招展的国旗,看着雪花开始从天空飘落。

    这一刻,于跃想着,自己似乎从来没有谈过恋爱。

    真向往。

    还有那个,让自己心脏疯狂跳动的,叫陆小燃的姑娘。

    你好,陆小燃。

    我叫于跃。

    …………

    ps:这本书15号已经签约,请放心食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若水向东流  长生王者唐峰林梦佳  万古丹帝  荒野之活着就变强  黄金眼  宠妻计划:总裁大人超给力  同妻夫人  都市妖孽高手  江成许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