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都市小说 歌手中的泥石流 18.你们猜啊
    终于开学了,于跃还是很开心的。毕竟要见到阔别已久的同学们了。

    寒假的这些天,于跃在家都快待的发霉了。

    还是学校好啊。

    有着澎湃的青春活力。

    有着同学们一起吹牛聊天。

    最最最最关键的是,还有好多青春洋溢的妹子啊。

    想到这些可爱的祖国花朵,于跃的口水就忍不住的泛滥。

    这该死的甜美气息。

    寒假毕竟也没什么事情可做,除了去李静那拜年算是个正事,就只有做花灯,其他时间都是躺在床上听音乐听广播,或者坐在床上练吉他。

    实在无聊的厉害了,就看着顶灯发呆,做白日梦。

    反正是离不开床。

    据说于跃这种症状,是中了一种恐怖的邪术,叫做“被子封印术”。

    中了此术之人,不能离开被子的范围,不然会全身冻僵而死。

    除了这些,于跃什么都没做。

    总之就是不想起床,连同学们喊他去ktv都不愿意去。

    天天唱歌早就唱烦了,哪有心情去ktv。

    况且唱别人的歌有什么意思,什么时候我的歌能够在ktv上架了,什么时候再去ktv。

    到时候要收门票的。

    于跃就这样一天天的熬到了开学。

    开学的第二个星期,他一如既往的抄着各科作业,只听见朱还还在教室前门附近的时候,就开始大叫着:

    “于跃,刚才外面有个妹子让我把这个给你。”

    这个叫声自然也引起了全班的注目。

    朱还手上挥舞着一个浅蓝色的信封。

    嗯……

    妹子给于跃的信……

    浅蓝色的信封……

    这是情书?

    一时间,教室群情书吗?

    难道不是恐吓信什么的?

    待于跃拿到信封,朱还还急切的问道:“快打开看看,是不是情书,我看那妹子挺漂亮的,你现在牛逼呀。”

    声音一如既往的大。

    “低调,低调。”于跃连忙说道,但是自己的声音一点都不比朱还小,甚至还高出一些:“就算是外班姑娘送的情书,也不用这么大声的喊出来呀,那多尴尬。”

    心里却默默给朱还竖起了大拇指。

    嘿嘿嘿!兄弟,给力呀。

    你们这些屌丝快看,我收到情书了!

    还是外班的哦!

    有没有羡慕嫉妒恨的?

    有没有感叹人生的不公平?

    快站出来酸一波,我要闻到你们身上的醋味!

    这样才能衬托出我的风轻云淡!

    还有班上的这些女同学,你们就不能争气一点?

    非要让外班的妹子刺书一样。

    “别况,你确定是给我的?”

    兄弟,你一定要将姑娘让你把情书交给我的那种急迫感,绘声绘色的描述出来!

    我看好你呦~

    “一开始那姑娘在楼梯口那里徘徊,好像很犹豫的样子。然后见我过来,就拦住了我,问我是不是这个班的,我说当然是。

    嗯嗯!就是这样,兄弟你继续。

    “那姑娘好像不知道你的名字,让我递给每天背吉他的小哥哥。我一想,背吉他的人不就是你吗?不是你难道还能是戴高兴?也只有你们两个会背吉他了。”

    于跃:……

    好好的,你提什么戴高兴?

    果然,戴高兴听到这话,双眼放着光芒。

    “放下那个信封!让我来!”说完就扑向了于跃手中的信封。

    于跃此刻内心是颤抖的。

    这要真是给戴高兴的情书,那我不就尴尬了吗?

    简直比收到恐吓信还恐怖!

    不是根据那啥定律,所有的事情都会向着坏的方向发展?

    朱还,你嘴咋这么欠呢?

    朱还完全不知道于跃此刻的内心活动,他“呵呵”的笑了一声,抓住了戴高兴邪恶的爪子。

    “为了确认一下,我特地问的很清楚,人家姑娘说是又瘦又高的帅哥!”朱还拍拍戴高兴的肩膀:“虽然咱们是舍友,但是很多时候,我还是要站在正义的一方,扫除邪恶。戴高兴,我的话还没说完,你说你书,还不是邪恶势力?”朱还义愤填膺。

    戴高兴气愤道:“你之前又没说清楚,我怎么知道这情书是不是写给我的?朱还你过份了!”

    “情书是不是写给你的,你心里没数?咱们舍友一年多了,我还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你就是想在于跃拆信封之前,把他信封给拆了,你又不是没干过这事!”

    戴高兴“嘿嘿”的笑了一声,不再说话。

    老子不就拆过你的信吗?至于这么计较?

    记仇!这货绝对记仇!

    于跃打开信封,缓缓的抽出信纸,慢慢地展开。

    一切的缓慢动作都是于跃刻意的,他要吊起大家的胃口,还要表现的很淡定。

    其实只是想自己先偷偷地瞄一眼。

    只有看上一眼,确认了内容,他才能够彻底的放心。

    万一朱还这牲口是骗他的呢?

    宿舍里的这群渣渣,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当于跃看清楚纸上的内容后,于跃才放下心。

    因为信纸上只有两行内容。

    夜空的星能否落向晨曦的海

    山间的泉能否遇上南飞的雁

    字写得很好看。

    除了这两行清秀的字迹,再也没有其他的内容。

    连班级姓名都没有留下。

    但是于跃已经确定,这就是写给自己的。

    “这是情诗吧,这绝对是情诗!”朱还兴奋道。“你看,这星星要落到你这个海里,求个归宿。这泉水想遇到你这个南飞的大雁,为她停留片刻。肯定是情诗!”

    于跃瞥了朱还一眼。小子,你阅读理解满分啊!

    戴高兴也伸过头来看纸上的内容,想看看能不能找到证据证明这是写给自己的。

    毕竟朱还这牲口的话信不得。

    既然确认了是写给自己的,于跃便很淡定的说道:“算是情诗,这的确是写给我的,你说你们两吵什么吵?不就一封情书嘛!让戴高兴拆了又何妨。”

    这人渣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的小心谨慎。

    这两行文字,是《可能否》的两句歌词,不能认定就是情书,所以于跃没有表现的像朱还那么兴奋。

    因为这即有可能是在表达对自己的爱慕,也有可能只是于跃的粉丝在跟他打招呼,表示看过于跃的演出,想交个朋友而已。

    信息传达的很模糊。

    于跃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这不就是让我做阅读理解吗?

    你不会是语文老师派来的救兵吧?菇凉!

    一定是吧!

    让我猜作者写这两句歌词时内心感受?

    神经病啊!这歌词又不是我写的!

    你写的直白一点不行吗?

    《可能否》的作者木小雅在写这首歌的歌词时,灵感来源是《镜中》的一句诗:“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会落满了南山”。

    也没说就一定跟爱情有关啊!

    而且听众在听到歌曲之后,会各有各的理解。

    所以,于跃也猜不透这位的意思。

    “于跃,这是在求交往吧?都写情诗了!”

    “我认为绝对是!”

    “我也觉得是。”

    此刻于跃周围已经围了一圈的同学。纷纷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围观者。

    因为信件上既没有实际的内容,也没有落款,所以于跃也就无所谓别的同学看了。

    “都淡定点!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么?”于跃一边将信纸叠好,收进信封,一边说道:“也就是别的班的女生表达一下对我的爱慕之意,你说你们激动个啥?”

    “咦~”周围传来一阵嘘声。

    听着嘘声,于跃反而兴奋了起来。

    对对,就是这种嘘声,就是这种酸劲!

    我闻到了浓浓的老坛酸菜的味道。

    渣渣们,羡慕了吧!

    嫉妒了吧!

    恨我吧!

    哈哈哈……

    于跃才不会说这是自己的歌词,自己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就要让这群渣渣们猜来猜去的才好玩。

    最后发现……

    咦!这还是首歌!

    我去!竟然是于跃的原创歌曲!

    然后各种顶礼膜拜。

    那才叫装的最高境界。

    于跃自己不喜欢猜来猜去,但不代表着他不喜欢让别人猜。

    正所谓,己所不欲,后面什么来着?

    必施于人?

    是这么说的吧?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若水向东流  长生王者唐峰林梦佳  万古丹帝  荒野之活着就变强  黄金眼  宠妻计划:总裁大人超给力  同妻夫人  都市妖孽高手  江成许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