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个多月的社会洗礼,张月明整个人都晒黑了,也冻伤了。

    尝到了不同于象牙塔里,相对无忧无虑一些的生活。

    至少不需要为生计而奔波。

    想着自己这一个月来工地上的生活,张月明就有些自嘲。

    以前还觉得自己长得挺帅,到了工地上才发现,帅真的不能当饭吃,当带上安全帽,被漫天卷起的灰尘刮的灰头土脸的时候,一切长相就都变得没有意义。

    因为在外人看来,你就只是一个奋斗在工地上的工人罢了,不管长的美丑,都只是一个工人罢了。

    工地外的人一视同仁,工地内的人只看你有没有本事,能不能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

    这个行业就是这样。

    任何的帅气只有当你登上高位的时候,才会显得有意义。不然只会让你显得格格不入,起到反作用。

    张月明在的那条道路上,每次大车开过去的时候,都会卷起漫天的灰尘。所以一天的测量下来,张月明就会变成了小黑人。

    他走上了社会之后,才发现自己真的什么都不懂。

    建筑类专业,一听这个名字,就知道学的很笼统。加上他也没怎么听课,市政工程又是不太对口的行业,所以他只得两眼一抹黑,慢慢跟着师傅学习。

    然后就是考证考证。

    各种考证,施工员证、安全员证、项目经理证、建造师证、注册工程师证等等等等,还会划分各种各样的专业。

    张月明这才发现,在学校里的摸鱼,只会提升在社会上的晋升难度。

    越是重要严谨的行业,相关证件就越多。工地上的施工员夏平就每天一时间就坐在那看书看资料,为着一级建造师不停的努力学习。夏平是一本毕业,有很强的学习能力,所以一直以来不断的在考证,不断的学习。

    所以虽然他依然还是施工员职务,却是几乎干着总工的事情,每天忙上忙下就是为了给自己的未来挣一份出路。

    工地上跳槽的时间很常见,但是跳槽之前得有拿得出手可以提升自己身价的能力。而各种证书就是能力的一种。

    反倒是一些上了年纪的安全员、质检员、材料员等等人员一副悠闲的样子,把手上的工作视作了养老。

    其实建筑公司也是分公家的还是私人的,私人的一般不会有这种养老的人存在。夏平和养老族们鲜明的对比让那个张月明愈发的焦虑,他没有夏平那样的学习能力,却更加害怕自己未来变成养老族那样,完全看不到希望。

    简直太可怕了。

    这让张月明想起了当初在学校的时候,米亦甜就有建网站的打算。那时候要是自己全力支持,一起研究,是不是现在变成了另一种光景?

    可是生活这种事情,谁又能说的清呢?

    尤其是于跃出现在了春晚之后,更是大大的刺激了张月明敏感的神经。刚入学的时候,大家都一样,都连普高都没考上的学渣,都是勾肩搭背意气风发的好少年。

    自己还追到了米亦甜这样让大家羡慕的女朋友。

    短短两年时间,甚至只是一年半的时间,从于跃在班级拿起了吉他的时候,似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似乎所有的东西都开始围绕着于跃在转动。

    有人为他创办乐队,有人为他成立社团,有人跟他一起画漫画,有人邀请他参加综艺节目,甚至还有人邀请他上了春晚。

    这前后桌的两人,生活已经变的天差地别了。

    他想起来有一次于跃说过,自己做了多少的努力,并且一一列举了出来。只是当时自己有些不在意,或者说是在逃避自己的不学无术。现在再想起来,自己不就是在自食恶果吗?

    ……

    元宵节,于跃陆小燃如约的来到了夫子庙。虽然夫子庙这个地方对于这一对金陵人来说,都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但是作为情侣的两人却是首次来到这里。

    心态跟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样。

    元宵节的夫子庙的可以算是人山人海,没有一处不是站着人的。

    甚至很有可能你只要踮着脚,就跟着人潮人海飘进了夫子庙的各个景点。

    所以两人行进的十分艰难。

    于跃和陆小燃随波逐流,被挤到了不知道什么位置的角落里。好在他俩一直牵着手,没有走散,不然就有些尴尬了。

    灯火阑珊处,一个女孩摆着一个摊位,孤零零的坐在那里,无人问津。

    陆小燃看向女孩,只见女孩的摊位旁边,放着一个灯牌,上面写着“占卜”儿子。

    十分的简陋。

    竟然是个算命摊子,还是一个年轻的女孩!

    这两个似乎与占卜不沾边的东西结合到一起,迸发出的化学效应就是,完全无人问津。

    “要不要算上一卦?”陆小燃笑道:‘反正现在人多,也看不了什么东西。’

    “卜卦?龟壳还是铜钱?又或者像电视里那样,直接从一个竹筒里把上上签或者下下签从竹筒里投出来。”

    反正好像除了这两个签之外,也没有其他的了。

    “说不定是看手相。”陆小燃说道。

    于跃耸了耸肩。

    “如果是看手相,我直接走人。”

    “不知道,问问吧。”陆小燃莞尔一笑。

    说完,她就坐在了摊位前,问答:“你这是卜卦还是看相?”

    女孩:……

    “我这是塔罗牌占卜,你们想占卜什么。”

    陆小燃拉了一下于跃,让他坐在自己身边。

    “算算我们的爱情。”

    “爱情啊。”女孩犹豫着自己的几套牌中到底使用哪一套牌,最终选出一套之后,铺平,让陆小燃抽出一张。

    陆小燃抽出之后,看着上面的图案,却自己先欣赏了起来。

    “这个牌面的画风很好看,是不是?而且还是一男一女。”

    于跃点点头。

    “这是花影塔罗,可以给我了吗?”占卜师女孩说道。

    陆小燃递过去自己手中的卡片。

    “恋人牌。”女孩微笑道:“没想到你们占卜爱情就直接抽到了恋人。”

    “是好还是不好,我看到小燃抽到这张牌的时候,好像是逆位。”

    女孩见于跃竟然还知道正逆位,解释道:“我占卜是不分正位逆位的,这个看占卜师个人的习惯和对卡牌的理解。而且花影原本设计的时候,也没有设计逆位的牌意。”

    说完他就开始给两人说起自己理解的牌意。

    “首先,这事一张很好的牌,尤其是你们还是占卜的爱情,我想你们应该是从没谈恋爱之前,就已经开始相互喜欢着彼此了吧。”

    陆小燃点点头。

    “其实我有点羡慕你们。”

    “为什么?”于跃好奇的问道。

    “因为这张牌告诉我,你们彼此之间是非常信任对方的,也相信你们的感情能够走得很远很远,甚至是永远,这一点我想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女孩都会羡慕的。更重要的是,你们彼此之间的眼中,对方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甚至可以为了对方抛弃一切。你们都是彼此的唯一。”

    “嗯嗯。”于跃非常赞同这个观点,陆小燃当初跟自己一起画漫画的时候,就毫不在意的把所有的稿费都放在自己的账户里,若不是绝对的信任,谁又能做到这一点。

    这不是一两百,而是好几万,在这个时代甚至是能够购买半套房子的钱。

    陆小燃也是幸福的握着于跃的手。

    “不只是如此,你们相处的很和谐,爱情也受到很多人的祝福的,包括你们的父母。还会被许许多多的人注视着、祝福着,似乎影响还很大。从牌面上看,我感觉你们并不是普普通通的恋人。”

    对于自己不平凡这一点,于跃和陆小燃都不否认。

    很久以前他们就已经这么觉得了。

    于跃在意的是另一句话。

    被父母祝福。

    这让他想到了老陆。

    看来岳父大人一副冷淡的外表下,其实已经十分认可我了。我就说嘛,我这么帅,怎么可能会让岳父大人不喜欢。

    “不过,虽然这张牌的牌面非常的好,但不是说一点隐患都没有。牌面带有亚当和夏娃的隐喻,说明还是有潜在的危机的。而且下方有一条蛇被精灵给阻挡着,代表你们要提防被一些欲望蒙蔽双眼,因为一旦被欲望蒙蔽之后,欲望就会化作毒蛇,亚当和夏娃的悲剧即会重演。所以,你们之间其实最重要的是沟通,因为彼此深爱并且信任着对方,所以没有什么是事情是沟通解决不了的事情。”

    说完,女孩又着重强调了一遍:“记住,不要被任何欲望蒙蔽了双眼。”

    “谢谢,我相信我们不会被欲望所蒙蔽双眼。”陆小燃坚信的说到。

    因为她想到,当初两人彼此之间各自提出了一个要求,自己提出的要求就是学长每次见到自己,在不影响他人的情况下,要给与一个拥抱。这个拥抱,不就是为了能够让他们俩之间没有隔阂,能够心与心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吗。

    况且,拥抱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止痛药,爱人的一个长情的拥抱,可以治愈任何心灵上的伤痛。

    同时,陆小燃也想起了于跃当初的要求。

    如果谁想要学习一项新的东西,就必须两人一同参加。

    当时自己还觉得这个要求相当的古怪,现在想想,于跃学长提出这样的要求,不就是为了让彼此能够一直都拥有共同的爱好,从而彼此之间能够一直有所交流,不被外来的恶意乘虚而入吗?

    学长其实早已经想了很多,只是之前自己没有想明白罢了。

    想到这,陆小燃在心里默默的给于跃点了赞。

    付完了钱,陆小燃挽着于跃的胳膊就离开了。

    于跃有些惊奇,陆小燃出门在外的时候,从来没有跟自己这么亲昵过。她的性格内敛矜持,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太过亲密的举动。

    没想到只是占卜了一下,陆小燃竟然改变如此的大。

    这算是意外知悉。

    感谢人群将自己两人挤到了这里。

    今天这一趟夫子庙算是来对了。

    难道……小燃是怕我被别的女生给抢走了?

    怎么可能?完全是想多了!我还是能够抵挡着住所有诱惑的。

    回去之后自己得好好跟陆小燃说道说道。

    只是……离开的时候,于跃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占卜的女孩,见女孩还一直看着他们。

    然后就离开了。

    占卜师女孩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直到身影消失,眼神里才露出凝重的神色,还有一丝丝惊恐。

    她似乎看到了什么危险的东西。

    良久,才叹了一口气。

    有些事情似乎真的是无法想象、无法预测。

    未来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

    算完了这一卦,女孩就收摊离开了。从灯火阑珊处向着更加黑暗的地方走去,直到消失在黑暗之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若水向东流  长生王者唐峰林梦佳  万古丹帝  荒野之活着就变强  黄金眼  宠妻计划:总裁大人超给力  同妻夫人  都市妖孽高手  江成许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