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里,于跃和王潇琳也没坐在一块,而是各自坐在角落里矜持着。

    或者说是,两个人各有各的心思,所以表现的都很沉默。

    王潇琳的缺点是有些懒,做事三分钟热度,而且做任何事情都没有什么动力。

    但是却是比较有计划的人,这在她的日常生活中很难看出来。

    因为计划归计划,坚持不下来,就全成了泡影罢了。

    同样,王潇琳性格中比较瞻前顾后,犹豫不决,有着很高的道德底线,很多时候会用各种的条条框框把自己给限制死。

    并且,她对金钱的概念其实并不强,或者说在利益面前心放的很宽,这种“宽”这种概念不强,不是指她不想赚钱,只是有钱的时候,她会变得很大方,没钱的时候她也不会很抠门,但也不会想着为未来做打算。

    同样的,别人送她礼物的时候,她不是看礼物贵不贵,而是看自己喜不喜欢。

    太贵的礼物反而会让她感觉不自在。

    这就是她潜意识中的金钱观。

    同时,她的性格中还比较有依赖性和享受生活。

    这种依赖性,让她在想到于跃会写故事的时候,自然而然的想要去依赖于跃的能力,来帮助自己完成一部作品。

    顺便还能赚点钱。

    反倒是对自己跟于跃合作能够赚多少钱,陆小燃和于跃合作赚了多少钱,这些都从来没有去认真想过。

    因为她对这些却是不是很在意。

    只要能够让她舒舒服服的享受生活就行。

    于跃的沉默则是想到这莫名其妙的拜访让他有点不是很舒服,他甚至已经想着如果陆小燃知道了这件事情,他该如何的去解释。

    又或者其实陆小燃是能够明白他的苦衷的,毕竟一个人的帅气,是隐藏不住的。

    老王见两人都不说话了,问道:“于跃,今天去钱总那是有什么事情要谈吗?”

    一旁的姜红艳也竖起了耳朵。

    这件事情她还是很关心的。

    甚至沉默中的王潇琳也有些好奇。

    “嗯。”于跃说道:“之前跟钱哥说了一个节目的事情,今天电视台那边有回信了,所以让我过去具体的研究了一下。如果顺利的话,以后可能还会有机会跟央视那边合作一把。”

    于跃说这话也没错,如果顺利的上了春晚,不就是跟央视有合作吗?

    央视?

    老王一听央视这个词,瞬间就感觉自己儿子给她带来的面子更加的万丈光芒。

    听听!

    跟央视合作,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吗?

    王潇琳父母也是听的连连点头。

    央视什么的一听就有逼格。

    “不过也不是百分之百的有把握,只能说一半一半吧。那个,妈,叔叔阿姨,我先去做音乐了,网站那边的事情还没完结呢。”

    “哎。”姜红艳连忙说道:“你有事就先去忙,我们在这跟你妈聊聊天就好。”

    老王也借口道:“要不潇淋也一起去看看于跃做音乐?”

    王潇琳柔声回道:“阿姨,于跃哥他是工作,我就不去打扰了。”

    于跃搓了搓下巴,这一声“于跃哥”听着好不习惯呐。

    刚才不还说恶心呢吗?现在倒是装的挺像模像样的!

    呸!

    在你们教室见过那么多次,也没见你叫过一声“哥哥”来着!

    这一点比端木婳小可爱差远了!

    其实于跃回房间并不是做音乐,他需要发给白鹤年的音乐在六月的中下旬的十几天都已经做好了。毕竟这些歌曲和音乐原本就不是从无到有的创作,而是把现成的音乐拿过来,所以十几天足够于跃把所有的音乐以及乐谱做好了并且发给白鹤年。

    他现在急着回房间,只是单纯的觉得客厅的气氛太尴尬。

    所以无聊之余,他想起来自己好久都没有登过玉音网了,自己得查一下具体的下载量。

    虽然暂时也拿不到钱。

    打开电脑,连上网络之后,于跃顺利的登录了自己的账号。

    看了一眼自己头像的一角“歌手”二字的标识,

    他知道自己给玉音网提的意见,被玉音网采纳了。

    于跃之前向玉音网提议,可以给所有歌手的账号头像上打上标记,防止有人冒充歌手行骗。

    这是一个很好的注意,玉音网在联系了所有歌手的经纪人之后,统计出了现有的歌手账号之后,这些歌手的的头像一角,都打上了“歌手”的标致。

    有点类似于另一个世界微博的“V”标。

    并且官方发出公告,一切没有标识的账号,都是在冒充歌手的骗子。

    并且还封掉了几个骗子的账号。

    找到自己的四首歌,于跃粗略的算了一下,四首歌曲的下载总量已经达到了两万,再加上最近自己的歌曲似乎在电台已经传开了,收入还是比较可观的。

    于跃翻看着一条一条的评论,大多是在夸赞自己的作品。

    也有在自己歌曲的评论区指点江山的和恶意诋毁的,直接被于跃给无视了和顺手举报了。

    想了一下,于跃还是用官方认证的账号在歌曲的评论区发出了一大段感谢的话。

    看了一会,于跃感觉没什么新意,就又去看了看论坛。

    论坛里倒是各种各样的话题都有,于跃翻看了好一会,倒是找了一些有用的讯息。

    比如国内新出了一个口碑不错的游戏,比如似乎有一个收费的聊天软件正在寻找买家什么的。

    于跃又去具体的找了一下关于这款聊天软件的信息,发现这个软件似乎被人买了过去。

    以七万元的价格。

    帖子里不是说五万的吗?

    涨价了?

    这软件制作者的人品似乎也是有点问题的呀。

    这家新成立的公司,已经把这款软件改成了免费聊天软件,正在实行推广。

    为了刷好的口碑,之前那些花钱买账号的用户,花去的钱也被该公司转换成了虚拟币,以便以后用这些虚拟币购买东西。

    还有一些还想要求退钱的,都给与了驳回。

    至于一些冥顽不灵的,该公司也没手软,直接给与了账号封停的处理。

    既然你认为本公司的处理有问题,那本公司就告诉你什么叫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于跃也就顺便下载了一个。

    账号密码申请了之后,于跃想了想,顺手起了个“追风少年”的网名。

    简介:像风一样的男人。

    个性签名:今天的风甚是喧嚣啊。

    于跃心里感到一阵可惜。

    可惜没有“亚索”的头像,不然就更完美了。

    快乐就完事了!

    哈撒尅~

    夏日的白天显得格外的长,即便是到了晚上七点,天都还是亮着的,没有完全的黑下来。

    不一会,老周也急匆匆的下班回家,进门就看见起身站起来的姜红艳一家。

    “老周回来啦,真是好久不见了。”

    “是啊,好久不见了。这些年还在做生意吗?”老周连忙向二人打招呼,然后又看了一眼王潇琳,说道:“这是小二丫吧,都长这么大了。”

    “叔叔好。”

    王潇琳礼貌的向老周问好。

    “当然还是做生意,不做生意还能干啥。”

    “挺好。”老周看了看时间,说道:“这时间也不早了,要不咱们一起出去吃顿饭,咱们边吃边聊。”

    “我们等会就回去了,怎么好意思让你们破费。”姜红艳连忙推辞。

    “哎,这话说的,今天不许走,一定要找个馆子坐下来,咱们边吃边聊。”

    “哎~怎么能这样,太破费了!”

    “绝对不能走!”

    一阵寒暄之后,于跃也被叫出门吃饭。

    ……

    韦贝蓓翻着陆小燃后续的稿子,她第一次对陆小燃的绘画水平又了直观的认识。

    虽然她们俩从小就认识,韦贝蓓也知道陆小燃绘画水平不错。

    但是这些东西原本跟她的关系不大,所以她也只是感叹过陆小燃很有水平,却从来没有认认真真的去看过那些画。

    而这一次,却是韦贝蓓十分熟悉的漫画。

    韦贝蓓看过不少的漫画,但是从绘画的水平来说,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漫画师是这么画漫画的。

    这一幅幅的画下来,得多累啊!

    “骚货,你真厉害!”

    “其实,还是我喜欢这个故事,才决心这么画漫画的。”

    陆小燃说起《未闻花名》这个故事的时候,脸上充满着笑意。

    “我也不知道学长的下一个故事,还能不能让我下定决心同样用水彩和水墨画结合的风格继续画漫画。因为正如你说的,画这部漫画真的很累。”

    “当初你是怎么下定决心画这种风格的?”

    “因为喜欢这部作品。在我的概念里,涉及到灵魂的故事,要不就是带有恐怖元素的故事,跟恐怖电影差别不大。要不就是传统的道士佛陀捉鬼故事或者西方的吸血鬼什么的故事,打着鬼怪旗号的虚幻故事。”

    陆小燃想着各种各样关于幽灵鬼怪的故事和电影电视,大多是老套的捉鬼剧情,或者才子佳鬼的离奇爱情故事。

    这些东西早就被大家给写烂了拍烂了。

    “而学长的故事却不一样,同样是一个幽灵的故事,他却能用日常温馨的内容,从一个不同的角度,阐述着人性中的美好,这是我所感动的点。所以这也促使着我想要把这个故事的画风画到极致,才不会留下遗憾。或者说,我是有着画出一部经典之作的野心,才这么努力的吧。”

    陆小燃有着强烈的预感,或许自己的这个想法,真的能够实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若水向东流  长生王者唐峰林梦佳  万古丹帝  荒野之活着就变强  黄金眼  宠妻计划:总裁大人超给力  同妻夫人  都市妖孽高手  江成许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