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的想法一旦被提起,后面的思绪就会不断的涌现出来。

    于跃在脑海中构建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

    “我觉得慕容你其实先不要急着把这件事情做起来。”于跃认真的说道。

    对于于跃认真时迸发出的想法,慕容南石还是比较重视的。

    因为他知道于跃一直保持在两种状态来回切换。

    一种是神经病状态。

    这种状态下的于跃骚操作不短,往往能活活的把人给气死。

    一种则是贤者状态。

    这个状态下的于跃,说出的任何东西,提出任何的建议都是极具价值的,需要那小本本好好记录下来,然后回去仔细研究的。

    “不急吗?”

    “嗯,不要急着去做。我的意见是,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咱们明天下午把大家召集起来,讨论一下。一来看看谁愿意站出来教授乐器,二来也要讨论一下咱们教什么乐器好。”

    “那你有什么想法?”

    “我认为,例如吉他、贝斯、架子鼓等这一类的课程,可以放在下学期新的学年开始的时候,再开始教学。那样新生老生就可以一同从头开始学习,不会出现参差不齐的情况。”

    “这个我理解,而且我也没打算现在就开课,现阶段只是让现有的一些社员先练起来。”慕容南石说道。

    “所以我现阶段的看法是,我们先着眼放在社团中这些个会一点乐器,却又比较抠脚的这几个社员当中。”

    “什么意思?”慕容没有听明白。

    于跃说道:“就比如说,咱们社团真正能上舞台的吹奏乐手只有萧牧清,虽然她会的吹奏乐器比较全,但是终究只是一个人,如果要表演中国风,站在舞台上看上去阵容还是满单薄的。”

    “但是,别忘了咱们还是两个同样是吹笛子的半吊子乐手,为什么我们不能把这两个人发动起来呢?”

    “你是说?”

    “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不能让他们两个转型去吹奏六孔陶笛、陶埙或者口琴一类的乐器呢?这种乐器即便是让零基础的人去学,只要愿意用心练,两三个月都能效果显著,更不要说这两个人还是有吹奏乐器的基础在的。而且在咱们社团还是独一份。”

    “他们笛子吹的还可以的……就是没加进乐队而已。”

    “那也不影响练这些乐器,我最近在创作一些中国风的歌曲,让他们练起来吧。”

    “你最近在写中国风的歌曲?”

    “这不是重点。”

    慕容南石:……

    这才是重点吧……一个乐队不是有好歌曲才是最重要吗?

    “我说的重点是,我们得速成一些比较简单的乐器。或者说,找几个比较容易上手的乐器先教起来。虽然说一个电子合成器就能解决大部分问题,但是咱们至少得让社员们感觉到,他们是能够有东西拿得出手的呃,这样才行。别两年之后,咱们社团一出去,能够上台的还是咱们乐队现有的这几个人,那就其实没什么意思了。社团存在的意义也就不大了。”

    “而且来我们社团的男生大部分也是想学吉他的。想弹吉他的男生,大多数都是觉得坐在草地上,抱着吉他自弹自唱一首歌曲,看上去十分有逼格。这些人大部分是受到影视剧的影响,那么咱们为什么不可以建议他们改着去学更容易学的尤克里里呢?同样是自弹自唱,而且尤克里里的音色听上去也很舒服,上手也简单些,看上去还比满大街的吉他更小资,琴也便宜的多。”

    “说的也是。”慕容南石点头:“到时候你拿着尤克里里唱唱歌,然后我们再推荐推荐,倒是也能拉倒一批想学吉他的人来学尤克里里。”

    “明天咱们把人集合之后,把事情跟大家说一下,然后我们去找一些关于这些乐器的教学书籍,我们整理一下,把教学的流程模拟一下。我建议是吉他、贝斯、尤克里里这几个是共通的,可以放在一起上课,但一定要把教的内容书面化。鼓的话可以让西门自己看着教学,那个主要还是练基础。笛子、萧一类的教学看萧牧清怎么说吧,咱们不强求。”

    慕容南石觉得于跃说的有道理。

    先从简单的乐器教起学起,才能尽早的将整个社团的结构给撑起来。

    至于水平高不高的问题,如果只是学校内部的演出,其实有瑕疵一些问题也是不大的。甚至他们都可以组建歌“飞跃二队”什么的,前期专门在学校里或者一些不重要的活动中多展露一些头角。这样他们几个以后也不会太累。

    于跃出名是早晚的事情,这种事慕容南石是能够想到的。到时候作为学校的招牌,他们的演出肯定会多起来。这些正式的队员难免会有些自己的事情来不了,但是乐队却不能因此运作不起来。

    况且就医于跃那性子,表演多了估计也会搞各种幺蛾子的所以有另一队的人能够顶上,也是挺好的一件事情。

    “至于现在,暑假前的这段时间。我们还是按照正常的来,做做团队游戏,一起演奏一起唱歌,然后指出一些问题。想学的自然能坚持下来,不想学的就随他们好了。如果社团中实在有混日子的,啥都不想学的,那就开掉好了。咱们社团背后至少有个副校长挺着,谁要真想在咱们社团做个‘混分圣兽’,该踢掉的就得踢掉,免得坏了社团风气。”

    “那唱歌的教学怎么办?”慕容南石问道。

    “唱歌教学?”

    “嗯。”

    “唱歌部分还是请音乐老师教呗,你总不能让我还教唱歌吧?”

    “这个不好吧。”

    “怎么不好?音乐老师是咱们社团的顾问老师,她啥都不教的话,我们要顾问老师干嘛?”

    “呃……”

    理是这个理,但是她毕竟是老师。

    “我们学校本来上音乐课的班级就不多,音乐老师大部分时间也就是闲在那,而且舞蹈教室又离她办公室不远,她有空就过来教教唱歌也没什么问题吧?师者,传道受业解惑。她既然是老师,是指导老师,那就应该担起一些老师的责任。不能歌曲都是我们自己找、自己写、自己排练,平时的教学也是我们内部自己来,最后她却借着我们的社团刷好名声吧?”

    “况且,我就问一个问题,她教过你啥了?”

    慕容南石:……

    计算机和建筑专业都没有音乐课,所以音乐老师对他们来说,真的就只是一个学校里的老师而已。

    “而且,音乐老师她也未必就不愿意教吧,你这都还没跟她说呢。”

    “行吧,那我回去研究研究,看看怎么跟她说这件事情。”

    放学之后,于跃把取出来的一千块钱给了陆小燃。

    之后才开口说道:“哼哼,说好了你们俩陪我去录歌的,结果你们俩都跑了。是不是去看电影了?”

    “我也不知道会这么无聊啊。”王潇琳无奈的说道:“早知道这么无聊,那天我就不答应过去了。还以为能听到你唱歌呢,结果什么都没有听到!”

    “那怪我喽?”

    “当然怪你,都不提醒我录歌的时间这么长,不然我铁定不去。”

    “爱去不去。”

    ……

    陆小燃看着这两人斗嘴,笑了笑,问道:“学长,你歌曲已经录制好了吗?”

    “录制好了,星期三上午过去拿,又得请假了。”

    “请假?你们班主任给批吗?我想回去睡觉的时候,我们班主任从来不批假。”

    于跃白了一眼王潇琳:“你请假回去睡觉,你们班主任能批下来才有鬼呢!我请假是去办正事好吧!”

    “学长,你这歌为什么星期三去拿?急着用吗?”

    “嗯,星期三下午要送到电视台那边。”

    “电视台?于跃你又有节目了?”

    “不是节目,是今年春晚要向社会征集节目,所以电视台通知到我了,我正好有适合的歌曲,所以就赶紧乘着星期天录制好,赶紧送过去。”

    “春晚!?”两人听到是春晚征集节目,都惊讶的差点叫了出来。

    春晚可不是《周末》那种综艺节目,这可是全国人民都能看到的超级大舞台。

    很多人挤破了脑袋都想要上的地方。

    “嗯,春晚。”

    看着两个姑娘惊讶的表情,于跃心里十分的满足。

    “这两首歌一首是去年过年的时候创作的,另一首是咱们去聋哑学校演出的时候,我回来之后创作的。”

    陆小燃听后点点头,问道:“关于什么的?”

    “我不是跟一个眼盲的小女孩聊了好久吗,后来就有了创作灵感,就是关于盲人的一首歌,叫《你是我的眼》。”

    “这歌名听上去挺俗气的。”王潇琳说道:“你们什么时候去的聋哑学校?都没听你们说过,以后有这种活佛那个也叫上我呗。”

    “上个月的事情了,不过叫上你这种事情就算了吧。”于跃嫌弃道:“别到时候又怪我浪费你的时间了。”

    至于王潇琳嫌弃歌名俗气。

    哼哼!

    到时候别听哭就行。

    于跃记得二丫这姑娘小时候挺爱哭的,泪点贼低。

    “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哭的。”

    不过又有些不放心,万一真的很感人怎么办?到时候不是在于跃面前丢人了?

    “你有歌词我,我想看看。”

    于跃一想,还真有。

    就把书包了的词谱个拿了出来。

    王潇琳完全看不懂谱子,只能看着歌词发呆,心里暗暗的想着,这歌词似乎有点催泪啊,也不知道唱出来什么效果。

    不过,以己度人,王潇琳倒是挺喜欢这个歌词的。

    如果我忽然看不见了,再也看不到五彩缤纷的世界,自己估计会崩溃吧。

    陆小燃作为一个民谣爱好者,倒是能看懂一点,她仔细研究了一下,惊讶的说道:“你这歌曲的副歌部分,调子好像挺高的啊!”

    “嗯,是挺高。”

    “歌词也不错。”陆小燃对歌词的感受更甚,毕竟她从小学画,如果真的再也看不见这些颜色,自己真不知道该如何继续生活下去。

    “嗯。”

    “喜欢。”陆小燃把词谱怀给于跃之后,小声的说了一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若水向东流  长生王者唐峰林梦佳  万古丹帝  荒野之活着就变强  黄金眼  宠妻计划:总裁大人超给力  同妻夫人  都市妖孽高手  江成许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