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仙侠修真 剑诛江湖 第1286章 斩杀狂魔(7)
    当然吸功狂魔突然改口解释牵头人为什么要告诉他实情,那也是有原因的,吸功狂魔这样做无非就是为了证实他所说的话的真实性。

    而苏陌寒似乎并没有看出吸功狂魔的目的,不禁催促道:“你就别说那些没用的东西了,赶紧说说那个牵头人到底为什么要杀我的父亲吧!”

    吸功狂魔面对苏陌寒的催促,不但没有因此而生气,反而大笑道:“你还真是够蠢的呀!难道你还没有听出来领头的人只是一个牵头的作用,也就是真正的凶手应该是那位隐于幕后操纵全局的幕后黑手才对。”

    苏陌寒听到这里,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诧异,他确实没有想到领头人的背后还有一只黑手,更没想到吸功狂魔在把领头人形容成牵头人的里面还有这样的讲究。

    待到苏陌寒明白一切以后,不禁又追问道:“那幕后的黑手又为什么要杀我父亲呢?”

    “牵头人尚且都是在替人家办事,我们这种替牵头人办事的人,那又岂会知道幕后黑手的真正目的呢?甚至就连牵头人都根本不知道幕后黑手到底是什么目的,所以他只是告诉了我,他是在替一位来头极大,几乎能够左右大隋整个局势的人在办事,至于别的还真没有告诉我什么了。”吸功狂魔将他所知道的说了出来。

    可是这样的回答却根本无法令苏陌寒满意,但苏陌寒如今又是阶下囚,总不可能喧宾夺主反去威胁吸功狂魔再好好想一想细节吧!

    因此苏陌寒只能嘀嘀咕咕的推测道:“一个能够左右二十年前大隋局势的人,莫非他是前朝皇帝?还是前朝手握重兵的将军?”

    苏陌寒那嘀嘀咕咕的话本来说得十分小声,可是在王府这种非常荒凉、寂静的环境里,再小的声音却也不难让内力高强的吸功狂魔给捕捉到。

    所以苏陌寒嘀嘀咕咕的声音自然也不例外,吸功狂魔施展内力捕捉了苏陌寒的谈话以后,不禁笑道:“二十年的时代变迁,那位曾经可以左右大隋局势的人恐怕早已不在人世了,若是你想要弄清楚他究竟是谁,那也不是没有办法,牵头人肯定知道那人的身份,只是他说自己发过毒誓,不能将幕后黑手的身份说出来,若不是这样的话,你觉得幕后黑手还能让我们都活到今天吗?”

    吸功狂魔说完这一番言论以后,接着语气忽然一转,冷冷道:“不过你都已经是个将死的人了,恐怕也没机会弄清楚一切的真相了,还是静下心来好好享受一下剩余不多的时光吧!”

    苏陌寒听到吸功狂魔这样的话,不禁也蹙起来眉头,整张脸也因为这样而变得扭曲起来,看着就好像非常痛苦的样子。

    当然苏陌寒内力被抽干的痛苦,比及他离真相就只有一步之遥,但却又遥不可及的心里痛苦来说,那些显得都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了。

    尤其是苏陌寒一想到自己即将死去,这个世界的一切可能都将与自己毫无关系,这种心中空荡荡的滋味更是难以言喻的痛。

    幸好苏陌寒这段时间经历了太多的事,早就已经习惯了各种各样的打击与伤害,所以苏陌寒对于自己的情绪控制,还是早就不像当初那样经常容易失控了。

    因此苏陌寒很快就把自己的情绪控制了下来,心想就算自己是死,那也得先把牵头人的身份搞清楚,因为只有知道了牵头人的身份,才能最终揪出那个幕后黑手。

    于是苏陌寒一咬牙,强忍心中的万般痛苦,不禁问道:“你不知道幕后黑手的身份,总应该知道那个牵头人的身份吧?他可是你的挚友,求你把他的身份告诉于我,也好让我死得安心一些好吗?

    吸功狂魔本来还在欣喜若狂,因为他看到苏陌寒一脸的痛苦,就觉得非常的解气,所以心里自然也为自己答应告诉苏陌寒那些实情的举动而感到满意。

    可是吸功狂魔正高兴得快要手舞足蹈起来的时候,苏陌寒却把脸上的痛苦隐忍了下来,这让吸功狂魔就有一些不太满意了,就好像喝得兴致勃勃的酒突然被人砸了一样的感觉。

    通常一个人在喝着美酒的时候被人给砸了,那这个人要么会因此而勃然大怒,要么他就会让对方赔他一坛更好的酒。

    吸功狂魔自然也不例外,虽然他被砸掉的是那份兴致,并非什么美酒,但是吸功狂魔自然也得去让苏陌寒赔他这份兴致。

    而吸功狂魔想让苏陌寒把兴致赔给他,自然是不能伸手就能去要的,哪怕他就算伸手去向苏陌寒要,苏陌寒给出来的也未必就是他所起兴的东西。

    因此吸功狂魔最直接的办法,那就继续去说苏连云被害的那段陈年往事,从而再去刺激苏陌寒的情绪。

    然而陈年旧事也就只有那么多的内容,反反复复去说肯定不能达到吸功狂魔想要的结果,但是就在吸功狂魔为此苦恼之际,苏陌寒自己突然问起了有关牵头人的事情。

    这不禁让吸功狂魔的眼中闪出了一丝狐狸眼睛的亮光,一字一顿地说道:“这位牵头人的身份其实就是你父亲的挚友,他的名字叫……”

    本来吸功狂魔是要用苏连云的挚友出卖了苏连云一事去刺激苏陌寒,因为天底下没有什么比挚友在背后捅的刀子更毒的了。

    可是吸功狂魔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即将说出牵头人名字的时候,突然一剑横空出现,径直便将吸功狂魔的脑袋给斩了下来。

    这吸功狂魔双腿脚筋已断,本来就是靠着手扶花圃围栏的力量,这才勉强跪在地上,如此一剑朝他斩下,完全就像刽子手在刑场砍下了死囚人头的情景一样。

    所以吸功狂魔的人头在地上不住翻滚的时候,他的另外半截尸体已经直直栽倒在了地上。

    吸功狂魔也许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的死法竟会这样,所以他那双眼睛还死死地瞪着,就好像是不太甘心,又好像是难以置信,但是更多的好像是想要看清楚这个砍下他头颅的人究竟是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邪王御神录  我有一个九黎壶  成为新世界的神  我是葫芦仙  我能复制万族天赋  山野修士  江湖心路  一不小心就无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