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仙侠修真 崩坏神话 第814章
    当时四人被围住,根本就没发现什么。此时见野人们四处逃散,他们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这时,一位胆大的老野人向他们四人走来,由衷地说道:“年轻人,你们果真不凡。老夫多年苦等,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神魔玉了!”

    苏月背着手走到老野人身边,歪着头问道:“咦,野人也会说话?既然会说话了,为什么不承认自己是人类呢?你们可真奇怪。”

    老野人看着苏月一副无知的样子,大笑道:“小屁孩儿懂得什么?我们是被神魔遗弃的血戮族人,不像你们还有天神护佑。所以我们要自力更生,而且我们也有比你们人类更强大的实力!”

    “且!别吹牛了。既然你们那么厉害怎么还会怕我们几个年轻人?”叶枫走了过来,鄙视着老野人。

    老野人一时语塞,吭哧了半天也说不出因由来,最后只能气呼呼的离开了这里。

    吓走了这些野人,四人很顺利的就进入了下一个目的地。

    这里是血戮草原内唯一一个由人类统治的地界,这里一直有无数的人间高手把守着,为的就是不让血戮野人进入中原大地。

    这里的位置属于幽州的边界,位于九州最南方。除了最为恐怖的血戮草原,还有其他一些邪异派别。

    从这向南三万里,便是四季寒冷的极冰南海。

    进入了人类的营地,叶枫四人都松了一口气,终于有惊无险的来到了平安之地。

    这里的高手看见叶枫四个少年竟然能够安然到来,他们的眼中都充满了震惊与不信。而对四位少年也都倍感亲切。

    因为他们有着自己的使命,很少有时间和家人团聚。

    此时,四位少年坐在一座营帐内,聆听一位老者讲述着关于血戮草原的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亘古时期,妖魔肆虐。

    在那时一场神魔之战轰动了九重天,九重天内腥风血雨,人间大地暗无天日。

    最终的诸神之战几乎毁灭了整个世界,后来一位神秘的天神现身,以自己无穷的神力镇压住所有神魔。并在血戮草原终止了那场神魔之战。

    而这片草原却成为了神魔的遗弃之地,那时候一个古老的部落来到这里,他们只想无忧无虑的生存下去。这无辜的想法却成为了神魔的眼中钉,那一年,古老的部落几乎被神魔毁灭。终于有一位传奇人物挺身而出,力挽狂澜,打退了神魔军团。而那个传奇人物就是现在血戮草原野人所信仰的血戮守护神。

    听完老者的讲述,叶枫冷笑道:“神与魔也没什么区别,都是一些自私自利的阴险小人!怪不得血戮野人是如此的仇恨诸神与人类。”

    老者叹道:“对与错,谁又能说得清呢?”

    老者叫老李,他不曾向别人提起自己的名字,所以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

    叶枫将自己与伙伴来这里的目的告诉老李,老李只是摇头苦笑,只说这里根本就没什么奇遇,反而到处都是血腥。

    叶枫虽然执着,但并不固执。他也看到了这里的环境确实不适合自己探寻。于是,他便与其他三人商量,准备不日离开。

    夜晚,四个年轻人来到营外,各怀着心事。

    四人并肩而立,花雨剑突然开口说道:“你们知道我为什么叫做花雨剑吗?”

    叶枫三人齐摇头,花雨剑神色黯然,说道:“我是在刀光剑影中来的这个世上的。那一天剑如雨下,我在血泊中诞生。我的命运随着那一刻开始转变。我叫花雨剑,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雪涵接着说道:“其实我的名字也有含义,当年大雪严寒,腊月天,在遥远的小村落内,响起了我的第一声嘤咛。我的哭啼伴随着寒雪来到这个世上,父母说我生下来注定要冷酷无情,如这大雪的寒意,冷漠无情。”

    “其实姐姐是外冷内热,怎么会冷漠无情?”苏月拉着雪涵的说,笑嘻嘻的说道:“我还记得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父母也和我说过自己名字的含义。他们希望我如月亮一样挂在天上,无忧无虑。”

    叶枫望着星空,眼中露出深深的伤感,叹道:“我的名字是奶奶给起的,她说我从出生开始我的眼神就是那么的孤独可怜,就像飘零的枫叶找不到归处。所以我叫叶枫,就像一片孤零零的枫叶一样来到这个世上。”

    “叶大哥,其实你真的挺可怜的。”苏月的眼睛红了,长长的睫毛上沾着泪珠。

    “傻丫头,这样就把你感动的要哭了?”叶枫笑着摇了摇头。

    花雨剑搂着叶枫的肩膀,在夜风中由衷的说道:“你不会孤独,至少还有我这一个朋友!”

    “花大哥…”

    “什么都别说了,你我兄弟一场有缘相识。人生难得一知己,我会对你如亲兄弟一样看待,甚至比亲兄弟还亲!”

    苏月突然挤到二人中间,笑嘻嘻的说道:“我怎么感觉你们两个大男人之间说这种话是那么的肉麻呢?”

    叶枫轻轻用手指弹了苏月的脑袋一下,笑道:“那我怎么感觉你是如此的不知羞耻,竟然挤到两个男人中间来了?”

    苏月脸一红,揪着嘴走到雪涵身边,还狠狠地瞪了叶枫一眼。

    四个年轻人在夜风中相诉心声,而在暗处,一直有一个身影在默默的关注他们。

    蒙面老者看着四个年轻人的背影,目光很是柔和,轻叹道:“希望你们之间的情谊可以天长地久,孩子们啊每当想起你们这些年所受的苦,我的心就像刀割一样啊。可是我现在还不能面对你们,你们的路要自己去走。哎,人生苦短,命运多变。回首时,还剩几人?”

    正所谓站得高看得远,蒙面老者正在注视着叶枫四人,却突然见到一个恍惚的身影正缓缓的向他们靠近。

    当蒙面老者看到那身影的大致体型之时,突然一惊,急忙飞身而上,向那身影追去。

    而此时,那身影仿佛也注意到了蒙面老者的动静,回头一看,露出一张狰狞的面孔。他的身上沾满了血,长相似人非人,张开嘴露出一口獠牙,正顺着下巴不断的淌着唾液与鲜血。眼大如牛,耳朵尖尖的。鼻孔不断的喷着浊气,忽地一声大吼。这时不仅叶枫四人发现了这道黑影,就连营地里的所有高手也都听到了这一声大吼。

    高手齐出,纷纷向这道身影围来。蒙面老者发现已经有人出来,他便转身飞走。

    因为老李的声望很高,一般做什么事都是他打头阵,而且人们也都听他的指挥。此时老李跑到前头,后面跟着数十位人间高手。

    叶枫四人也混入人群中,众人将这道身影围住,看清这似人非人的面孔,老李惊呼道:“是食人魔!”

    “原来是食人魔,我们该怎么办?”其中有人问道。

    老李摆摆手,对众人说道:“食人魔我们不能得罪,既然它们已经出没那么以后大家便要小心一些,不要单独外出。我们撤。”

    众人没有异议,便跟着老李回去了。而叶枫等人却不解为何不立即就杀了食人魔。

    食人魔看了叶枫四人一眼,便转过身离开,如野兽般四肢朝地奔跑。

    次日,叶枫忍不住找老李询问。在老李的房间内,此时只有叶枫与老李二人。

    叶枫问道:“前辈,为何昨晚没有当即杀了那食人魔?”

    老李说道:“即使杀得了它一个,但是能杀得了它们一群吗?”

    叶枫哼道:“那也不能放任他们为非作歹吧?”

    老李摇头笑道:“你忘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血戮草原是它们的家园。而我们反而是外人。也许你把它们看做是恶魔,而他们也会把我们看做魔鬼。对与错,不是简简单单的条条道道就能理的清的。”

    叶枫思考了一阵,点头道:“我明白了,这个世界上没有对与错,只有强与弱!”

    “或许你说的也有道理,但也并不全面。总之这对与错是谁也解释不清的。”老李微笑,递给叶枫一杯清茶。

    叶枫喝着清茶,叹道:“看来还是晚辈经验不足,以后还得和前辈多多学习才是。”

    老李摇头道:“不可,你不能留在这里。这里到处都充满了危险,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或许我应该在这里留下一段时间,也许真能遇见一些奇遇,况且还能增加一些经验。但是老李前辈一心为我着想,所以我现在还不能果断的和他明说。”叶枫想了想,便微笑道:“前辈说的是,不日后我和我的同伴便会离开这里。”

    叶枫离开老李的房间,来到外面看到花雨剑正挥舞着桃木剑练功。

    花雨剑虽然舞的有资有色,但却看不出任何的威力。叶枫坐在一旁的草地上,也不打扰他练剑。

    清晨,日升东方。两只雄鹰在空中飞过,鸣叫声响彻草原。

    空气中的血腥味越来越浓,赤血草也越来越茂盛。

    仿佛,一场风暴即将来临!

    在一座最大的帷帐内,数十名人间高手齐聚。其中还是以老李为首,讨论着关于食人魔突然出现的事情。

    老李说:“距上次食人魔出现是十年前,我们高手齐聚与它们拼了个两败俱伤。这次食人魔又要蠢蠢欲动,我们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召集到九州的正道高手。以我们数十人的力量是敌不过成群结队的食人魔的。”

    其中有人提到:“召集正道高手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尽快选定一些人手去九州发布食人魔出现的信息。”

    “是的,今天让大家聚此便是来讨论这件事的。”

    老李与诸位高手利用清早的时间商讨出了前往九州发布消息的人选,而血戮草原的*也渐渐显形。

    据说,每当食人魔出没,便是所有血戮野人对九州发动战争的时候。关于食人魔的来历也是众说纷纷。

    有人说食人魔是血戮草原的最高主宰,也有人说食人魔只不过是一些藏在暗地里的高手所指使的奴隶。

    山雨欲来风满楼,红日下,赤草如血。叶枫四人穿梭在草地中玩闹着,完全不知一场大动荡将要来临。

    四人正欢快的玩闹着,突然看到十几名高手骑着战马从身旁飞奔而去。看着他们行色匆匆的样子,叶枫知道有大事要发生了。

    叶枫四人注视着离去的十余人,花雨剑道:“看来我们也要离开这里了,这里要发生大事了。”

    “不错,你们必须要尽早离开这里。因为这里很快就会成为战场。”这时,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走了过来,其中一人对叶枫四人说道。

    这二人竟然是一对双胞胎。

    “这里要发生什么战争?”叶枫问道。

    双胞胎中的一人说道:“食人魔出现,血戮草原必会发生翻天祸乱。所以你们要尽快离开这里。”

    花雨剑微笑道:“多谢两位仁兄相告,看两位仁兄应该是兄弟。敢问两位兄弟尊姓大名?”

    “我叫拓跋复!”

    “我叫拓拔仇!”

    “复仇?”花雨剑试问道。

    “不错,我们兄弟生下来的使命就是复仇!我们的父母在二十年前战死在血戮草原,所以我们必须要守住血戮草原,只要我们没死就不会让一个野人进入九州人间!”哥哥拓跋复怒喝道。

    叶枫叹道:“最起码你们还有使命,而我连人生的目标都没有。我不知道我的父母在哪里,我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把我抛弃!”

    此时,花雨剑、雪涵与苏月都陷入了童年的回忆当中,脸色很沉重,很沉重…

    拓拔仇看着叶枫四人,叹道:“看来你们的童年和我们兄弟二人一样不幸,不过你们不适合留在里,否则我绝对会交下你们这些朋友!”

    “有你这句话足以,我们不会忘记拓跋复与拓跋仇这两个名字,无论在天涯海角都不会忘记!”叶枫拍拍拓拔仇的肩膀,微笑道。

    “好,你们走吧,我们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拓拔仇兄弟二人同时道了句保重,便转身向营帐中走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长生天阙  霸占诸天  风云剑情  采石记  最强剑仙  法象仙途  医仙传人在都市  异界火影战记  诸天之仙帝归来